从川习会想开去的

举世瞩目的川习会前日开打了!

今天去网上讨来照片看了, 战争气氛还是颇有的。两个阵营旗帜鲜明, 披挂似乎也是用了上好毛料。在我, 还是着实被一片鲜红色吓了一跳。仔细看了, 原是一面大的红旗, 并非人血。

餐桌两边各摆了一条长蛇阵, 士兵面前配有刀子, 叉子, 档箭瓷盘子等冷兵器。还看见酒瓶子, 内含高度数酒精, 大抵是为了打到酣处用来点火的罢。

对阵的人等, 像是嘴里能道出“仁义礼治信”的那一群, 他们显然不是士兵, 而是将军。将军们的出现给这个战斗增加了古风的格调。现如今, 大凡两军开战, 是要先用无人武器把对方炸回到旧石器时代。当官的自然是躲到地下十八层掩体里看电视玩手机, 端的如何竟在战场上出现? 只有在中国古代, 才有将官率先出来拼杀个你死我活。兵们则在那里袖手旁观, 并随时准备脚底抹油。

有一位将军生得甚是出奇, 绝无袖手旁观之态, 此必是川大帅无疑。那川将军怎生打扮? 但见:
鎏金鬣发盖顶, 水色底袍加身, 身长一丈, 赤面星眼。腚宽端坐伏虎椅, 手小紧握降龙叉, 梅花指隳突乎南北, 死鱼嘴叫嚣乎东西。

川大帅对面者, 便是习将军了。这习将军的结束, 又是另一番景象: 浑然大肚, 肥而不腻, 四平八稳, 耳廓有轮。有改调《西江月》为证:
  
自幼常习双棍, 怎生叫使刀叉?
恰如猛雀变山鸭, 潜伏爪爪为佳。

不幸蒙受惩罚,那堪被挤天涯。
今日玩这马大哈, TMD教你台阶难下!

照片以后的战事细节不得而知。只听说最后两边握手言和了, 并一起享用了半生的牛肉。古时上了生肉以后, 下个节目是要命的“项庄舞剑”, 那就一定演不到皆大欢喜这段了, 怎得 “握手言和”? 其中似乎有诈。

我只能猜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也许川习二将大战了一百五十回合, 不分胜负。鏖战两个半时辰, 具感腹中饥饿, 遂暂时弃剑言和, 九十天以后择地再战。不过的是, 观此二将体态, 不像是能坚持十个回合的。或许某将讨饶, 送上二百条让步条款? 毕竟这是现代战争, 很难猜测的。

古代打仗其实也并非将官一对一捉对厮杀。《史记》里讲楚霸王要和刘邦对决: “愿与汉王挑战决雌雄”, 但实际上是双方各挑特别能战斗的选手进行一对一的斗比, 这颇似奥运会的团体项目。比赛结果, 刘邦战队三比零战胜项羽战队。楚霸王气得哇哇乱叫, 亲自被甲挥戟, 纵乌骓马冲到阵前骂战。幸亏刘邦本着奥运精神, 及时制止手下放箭, 才保证后来的《霸王别姬》一出能按时上演。

“吾斗智, 不能斗力”, 司马迁借刘邦之口道出了中国古代真正的大将风度。这一点人们应该可以从诸多古文献中得出结论。比如《春秋》,《史记》, 《资制通鉴》这些历史书, 讲到打仗, 基本上是要用计, 而不打仗时, 人们就搞阴谋诡计。没有哪一段描述某大将如何把个朴刀舞得砉然响然。

中国人被武侠演义小说毒害匪浅, 直把个没有半分武艺的习将军推上了一对一的血腥战场。他唯一能活着出来的办法是把 “吾斗智, 不能斗力”多念几遍。

说到这里, 我脑子里突然有这么个场景:

(电影《决斗士》的背景音乐)

楼烦(刘邦的副将)二指轻扣箭羽, 两眼放光, “主公, 足够近了。如何? 我一箭定穿其咽喉!”

主公沉思良久, 镜头拉近推远, 再拉近, 定格在没有表情的双眼。

“不可! 这厮以后还有好戏。”

— 作于川习大战后的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