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七十七 机遇七

黄绍江准十点迈进书瑜的办公室,小崔站起来招呼,“您是黄先生吧?我去叫老板。您喝点儿什么?茶?咖啡?饮料?”

     “咖啡吧。”

     “哟呵,你这么准时?”书瑜握了握手,“后面客厅坐吧。小崔,合同哪?”

     “哇,你这个院子好棒哦。”

     “合同也签了,痛说一下革命家史吧?”

     “什么?”

     “噢,我忘了你是,那个,没什么。”

     “不急,我能参观一下你的院子吗?”

     “这儿又不是故宫,别参观,随便看吧。”

     “不是恭维你,很多四合院都成了大杂院,加盖乱盖,失去了很多珍贵的老东西。政府占去的好地方起了楼,也是不伦不类,中南海里肯定不错,可惜我进不去。”

     “我的建筑师不错,那边那个院子翻修的时候,他把人家的瓦都买下来放我屋顶上了,这两扇门也是。”

     “哇塞,这木雕是我见到最精致的。”

     “你懂古董?”

     “不太懂,只是喜欢。完全得益于我三哥的培养,他找到了在湖南老家的大哥二哥后,就命令我们这些弟妹们回大陆寻根,我那时候每年都来一次,去了很多地方,很喜欢我们中华文化。”

     “台湾也有老东西。”

     “有。你去过吗?”

     “没有。”

     “很美丽的地方,我建议你去看看。”

     “唔,好。”

     “唉,想想变化真大哟,有句什么话来着,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们台湾人没有三十年前的优越感了。”

     “很失落吧?”

     “没有没有,还好。”

     黄绍江啧啧称赞,转了一圈儿,看到书瑜的运动器械,“哇塞,你这个小健身房不比我的差耶。”

     “这叫三句不离本行。怎么着,看够了?进入正题吧。”

     “噢,好。”

     两人回到客厅,黄绍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想了想,“从哪儿开始呢?”

     “你找我肯定和芯片有关,否认没用,要不你给我看那条消息干吗?”

     “否则你会接吗?”

     “我操,你丫耍我!”

     “不敢不敢。这样吧,我讲你听着,反正你按时收费。”

     “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唉,真是跟三十年前不一样了。”

     “你没那么老吧。说吧,我听着。”

     “我说过我们家是做半导体的,对吧?那是从我们家老三开始的。老三叫黄锦江,他是聪明绝顶,从高小到大学,从来都是第一。不像我,我们兄弟七个我是最没出息的一个。”

     “别谦虚。你比大部分人强多了。”

     “哪里强?我上的医大,可惜没毕业,自然当不成医生,我唯一的工作是老大给安排的,我结过三次婚离过三次婚,眼看就是半百知天命的年纪,我却是无家无业无妻无子。”

     “你的工作是管理工厂,对吗?”

     “嗯,SVM,硅谷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由黄锦江在1984年创建于美国加州,三十多年后,在日本韩国中国等地建立了子公司。”

     “你在背公司的首页广告吗?”

     “向你介绍呗。下面进入重要内容,SVM在通州的厂房有三万多平方米几千名工人。”

     “规模不小。你们到底是做什么的?”

     “问的好,正是我下面要讲的。简单说呢,SVM主要做硅锭,然后切割成硅晶片,就是集成芯片的原材料,我们不做芯片。明白了?嘿嘿,其实再多我也不懂。”

     “就这么简单?”

     “再多说你得学一年物理才能明白。”

     “哦,那你找我做什么呢?”

     “很多很多。去年吧,北京市政府宣布要在通州盖办公大楼,我们这些工厂,呃,有污染,咳咳,必须搬离,逐渐搬出首都地区。所以呢,我们选定了多处场址,河南啦,宁夏啦,沈阳啦,这些省市地方盖新厂房,不仅仅是劳动力比北京低廉,政府还有各种资金和税收上的优惠。”

     “哼,优惠你们去污染自己的地盘!别跟我急,是事实。”

     “权衡利弊,从大局上着想,对这些偏远地区好处更多。”

     “我不跟你争论既成事实。”

     “好好,酱紫最好。对我自己来说,多处厂址,就给了我真正插手管理的机会。”

     “你现在没有?那个什么三万平方米几千工人,是你在吹牛?”

     “我是名义上的总经理,老大不放心,配给我不少副手,所以我落得轻松。”

     “难怪你整天在城里住着,还兼职教练!现在你辞了,是因为要去河南?”

     “我舍不得北京。”黄绍江抬腕看了一下手表,“哦,我现在要去机场接人,小老大驾到。”黄绍江眨了眨眼,“好戏上演。”

     “好像你什么实质性的东西都没讲呀。真花钱找人聊天?”

     “等我接了人再跟你聊。好戏在后面,不骗你。”

     书瑜送走黄绍江,才看见童一军又连着打来无数的电话,什么事儿这么急?“童先生,不好意思,刚才在开会。哦?好,好,好吧。”

     童一军约了书瑜在悦茗轩吃午饭。一见面就迫不及待,“你说亚兰到底请我们来做什么?我提出很多建议,没人听。你问问Neil,他干了什么?晃荡了快一个月了。没有任何成绩,我担心亚兰毁约不付钱。”

     “等等等等,一点儿点儿说明白。合同上没有讲具体内容,只说顾问,难道另有要求你们要干出点儿什么才行?”

     童一军两太阳穴青筋凸起,书瑜看出来这一个月的顾问费对老童似乎很重要,“呃,你没有要求预付定金什么的?”

     老童摇摇头,“我对国内真的太不了解了。老杨答应我,”

     “老杨?谁是老杨?”

     “杨德兴,亚兰的董事长,他今天来北京,和我约了吃晚饭。所以我想先问问你,如何更稳妥地解决我的担忧。”

     “噢。”

     “老杨是我同事的同学的朋友,我们在美国见过几面。我是有意海归创业,老杨有意投资,所以,所以,”

     “所以你就没要腚金,光着就来了?”

     “也不全是,他给我租的国际公寓,飞机票也是他买的。最坏的结果就是免费旅游,”

     “可你在工作,不是吗?”

     “是啊是啊。”童一军挠着头,“我只是想不通,他花钱弄我过来为什么?”

     “为你的创业投资啊。”

     “你口气里都是讽刺呐。”

     “别误会,我听起来很忽悠,那么亚兰是做什么的?你说你是大数据大拿?”

     “电商,亚兰是做电商,呃,做电子支付的。”

     “哦?这个我感兴趣,再说说。”

     童一军看了看表,“好吧,我下午有个会议,”

     “去他的会议!你不是来混钱的吗?告诉他们你不参加了,也试探一下亚兰到底什么态度。”

     老童犹豫了一下,咬咬牙,“也好,我听律师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