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七十九 机遇九

“你请柬的名单上怎么没有黎文墨?”梅梅一边装信封,一边问书瑜。

     “谁?”

     “书瑜!”

     “噢。我还没想好。”

     “有什么可想的,你应该第一个送给妈妈。”

     “第一被萧宏抢去了。”

     梅梅摇摇头,举着手里的请柬,“我寄出去了,你还要再看看吗?”

     “不用,我的朋友也是你的朋友,你都认识,你定吧。”

     “好吧。我要请黎文墨,我发微信咯哟。”

     “大老远的,”

     “你出机票,头等舱。”

     “好好好。完了没?十二点多了,该回家了,我忙了一天。”

     梅梅见书瑜终于松动了,微笑着拍了拍书瑜的面颊,“我先给妈妈发个邀请。”

     书瑜和梅梅亲手把请柬送给蔡老板,接受了一堆的恭喜后,在前面吧台又被调酒师小张小洪围着说笑一番,总算出了门。

     书瑜侧脸见梅梅面带微笑,也压不住自己的喜悦,揽她入怀,两人亲吻半晌,才拉着手朝停车场走,突然,胡颖从阴影里走出来。

     “葛律师,梅姐。”

     “哎呀,是颖姐!这么晚,刚到吗?怎么不进去?”梅梅吓了一跳,十分担心地问胡颖。

     “我在等你们,不好意思,这么晚,我只有几句话,问问葛律师。”

     书瑜头发涨,这夫妻俩讹上他了,“我不是你们的律师。有什么事儿明儿办公室谈吧。”

     “就两句话,你看我等了半天,”

     “哦,那你们聊,我去车里等。”

     “别走,梅姐,我没什么藏着掖着的。”

     “老童让你来的?拿到钱了?”

     胡颖双手一拍,“我们家老童也找过你?钱汇到美国了?”

     “呃,这个我不知道。”

     “你们都见过老童,上海人,很精明,对不对?我这种大大咧咧的北京人,提防他一辈子,不知道哪天被他算计。”

     “胡,童太太,”书瑜斜眼看着梅梅,“您这是,这是你们人民内部矛盾,呵呵,我就不参与了。”

     “是啊,颖姐,”梅梅轻声劝胡颖,“你们老夫老妻的,有什么事儿,商量着办。”

     “我想离婚。”

     “颖姐,别吓着我们,怎么说到离婚呢?”

     “我想通了,我女儿还在念高中,他要海归创业,别等他小三小四的,把我们娘俩儿卖了都不知道。不如现在了断,我给他个自由。葛律师,你帮我呗。”

     “我不是离婚律师,民事法这方面我不熟悉。”

     “颖姐,你们都是美国人,在中国打离婚官司?”

     “可以呀,我打听过了。”

     “哦,你是有备而来。”梅梅看了看书瑜,“离婚的原因呢?我是说,你要呈报给法院的理由,比如第三者啦,家暴啦。”

     胡颖摇摇头,“谅他现在也不敢。唉,谁知道呢?背着我偷偷地,我也不知道,我能看守一时,不能看守他一世。”

     “颖姐,你大概多疑了,老童看上去老老实实学究似的人,”

     “回国到了这个花花世界,越是老实的人越不老实。”

     梅梅看着书瑜,书瑜耸耸肩,打了个哈欠,忙握住嘴低下头。

     “颖姐,我能理解你的担忧,书瑜呢,是个经济法律师,离婚这类案子确实不是他的强项,反倒不利。不过嘉信是个大公司,书瑜找民事法律师同事来帮你,你看这样好不好?”

     “那好啊,今天晚了,我就不打搅你们了。”

     看着胡颖走远,书瑜叹口气,“我不喜欢老童,很自以为是,还爱占便宜,可他老婆这种做法,怎么像偷袭,太不地道了吧!”

     “女人一旦动了这心思,拦是拦不住的。”梅梅低声说了一句,靠在书瑜肩上,“他们貌似和睦,哪想到私下里都有小九九。”

     书瑜搂紧了梅梅,“回家。”

     悦茗轩真成了大家的食堂,酒吧的销量因为泥儿的精酿啤酒而略有增加,可泥儿自愿帮忙推销,跟小张小洪嘻嘻哈哈很开心,他有美女缘儿,吧台上常有靓丽的风景线,晚上很是吸睛。梅梅乐得清闲,每餐都和大家一起同桌,彩虹也吃不惯公公婆婆的家常菜,和萧宏每天准点报到,贺楠在李蕾出差时天天过来,习惯了热闹,现在两人也时常过来。蔡老板有了这些常客,在菜单上多花了些心思,彩虹是美食家们的代言人,点评的言辞犀利。

     “其实最难做好的是最简单的菜肴,蔡老板,我先夸奖你一下,这个鸡蛋做的火候恰到好处。”

     “彩虹姐的舌尖越来越厉害,我保证向后面传达,你们慢用。”蔡老板笑咪咪地接受了表扬,去招呼其他食客。

     “老婆,你什么时候懂了这么多?这鸡蛋确实比我妈做的好吃太多了。”

     “人家国外大厨师都是用鸡蛋来考察技能的。”

     “瞎说,知乎上看来的你也信?”

     “鳖妹说的有道理,简单的菜肴对调味对火候的掌握更难些,把主菜的原味儿调出来才是成功。”

     “嗨,不就是一日三餐吗?哪儿那么多讲究。”历来三十秒吃完一顿饭的李蕾不屑地插了一句。

     “蕾姐,你在部队里吃大锅饭把味蕾吃得退化了,贺楠,你负责好好把蕾姐调整回来。”

     “别说,我还真计划了美食之旅,第一站成都。”

     “美食之旅要从清淡的地方开始,江浙一带,一码的清蒸,麻辣四川放最后。”

     “太馋人了,我报名参加。”

     “我也去。”

     “我等不及了,什么时候出发,”彩虹话没说完,眼睛停在门口,原本兴奋的脸耷拉了下来。

     众人的目光都转过去,童一军和胡颖从外面进来。

     “原来你们都在啊。”胡颖打招呼。

     梅梅和书瑜对看一眼,“颖姐,我们也刚刚开始,菜还没上齐呢,过来一起坐吧。”

     “不啦不啦,不麻烦你们,我们自己吃。”

     “别客气,都是熟人,我让蔡老板加俩菜。”

     “这样也好,”童一军点点头,“我和葛律师还有点事讨论。”

     “颖姐,想吃点儿啥?”

     “我今天带他出去尝尝咱北京小吃,哈哈,他喝了一口豆汁儿以后就再没碰过别的吃的。我说来点儿上海菜补偿他一下。”

     “好啊,那就加个腌笃鲜,一个三黄鸡,蔡老板做的很好吃。”

     “谢谢。”

     “颖姐,坐这边,”彩虹招手,“咱们姐妹坐一起。”

     男人们外加李蕾聚在桌子另一侧,童一军挨着书瑜坐下。

     “昨天晚上和杨总聊过了。”

     “哦?”

     “他儿子今年去美国留学,他想借机投资移民呢。”

     “不投资你这种海归创业的人士了?”

     “我不一定海归,在美国开公司是一样的。”

     “还有希望,那我恭喜你。”

     李蕾听见,“童先生是回来创业吗?您做什么的?”

     “我做大数据呀,咱们中国网络发展这么快,”

     “哥,”贺楠听过童一军的科普,把注意力转到书瑜这边,“我也想创业呢。”

     “做什么?”

     “郭婷婷,你的射箭老师,记得她吗?我们几个队友想开个体育游戏中心,介于拓展团建之间的游戏,有射箭射击,飞盘高尔夫,等等,室外的。”

     “哎呀,很有意思啊。”

     “雁栖湖边上有个农庄有意愿提供场地,那儿环境很好,哎,哥,要不明天带你去看看?”

     “改天吧,我和梅梅明天去潭柘寺烧香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