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七十二 机遇二

萧宏准时来接,错过上班高峰,没多久就到了位于工体西路的这家健身会所,里面干净整洁,服务员热情,看见书瑜拄着拐,为他们开门,“欢迎光临。”

     “小孟,你以前对我都是带搭不理的,今儿献什么殷勤?”萧宏套近乎。

     “先生,您的会员卡?”小孟翻了翻白眼。

     “装什么装?给你卡。我和黄教练约好了。”

     “哦,那您请进,后面右拐再左拐。”

     “这儿的器械都是新的,更衣室也是新装修的,倍儿大倍儿敞亮。还不错吧?要不也弄个会员卡?”

     “你丫拿回扣?”

     “去,要拿也不能拿你的,我他妈是那种人吗?”

 

     “黄教练,这是我朋友,葛书瑜。”

     这位黄教练,四十出头的年纪,中等个子,中等身材,不胖不瘦,穿着运动服,虽然没有很健硕的肌肉突出来,行动却是敏捷强健。

     “你好,我是黄绍江。宏哥没提你还打着石膏呢。”

     “噢,快了,医生说下星期复查,顶多俩星期就能拆了。宏哥儿说你能帮助我恢复体能,加快康复。”

     “酱紫啊。我是建议你拆掉石膏以后再开始。”黄绍江低头看了看书瑜的伤腿,“如果你不介意,能透露怎么伤的吗?”

     “车祸。大腿骨裂伤,很小。小腿骨折,不是开放型的。医生说可以做些伸展旋转之类的小运动。”

     “被动运动。”萧宏插了一句。

     “酱紫啊。那么开始之前我希望和你的医生交流一下下,以免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那您费心了。我考虑考虑吧。”

     “不用客气,也不用着急。”

 

     “什么酱紫酱紫的,你听着不别扭?”

     “就那么一点点台湾腔儿。他上过医大,我看挺负责任的,他要是不好我能推荐给你吗?”

     “真的假的?我想想再说吧。”

     “行,哥不逼你。”

     “谁知道你有什么猫腻儿。”

     “我操,你丫不信我,你还能信谁?”

     “我信你,也就这么几个朋友,其他人就算了吧。”

     “哥们儿你是被整惨了。我知道你丫现在需要什么。”

     “猜到我心里去了。宏哥儿,这儿不是离悦茗轩挺近,喝两口去?”

     “拐俩弯儿就到,可那儿的菜做的越来越差。”

     “听说了。我回来梦见过一次,咱哥儿几个都在,有瓶茅台就是喝不着。”

     “怎么这么娘们儿起来了?得,那就去看看。”

 

     “哎哟,萧老板,今儿早啊!”萧宏书瑜被殷勤地带到靠窗的位置。

     “先来瓶儿茅台。我还是水井坊。鱿鱼圈儿,酱牛肉,炸里脊,花生米,猪蹄儿,虾球,下酒。”

     “好叻。”

     “宏哥儿,你常来?”

     “算不上常来,比梅梅那时候差远了,就是习惯这个地方。咱有阵子没在一起喝了吧?”

     “你丫不是老婆儿子热炕头吗?”

     “那也不能忘了哥们儿。”

     “说的比唱的都好听。”

     “来来来,哥陪你喝着,压压惊。”

     “萧老板,您的菜走齐了,口重些,多加了辣椒。”

     “谢啦。”

     “不常来?我看着不像。”

     “就最近,加班。”

     “你加班?嫂子还好吧?”

     “好,我们好着呢。”

     “还整天老婆儿子热炕头呢。最近哪天在家吃的饭?”

     “小葛,别跟梅姐说哈,不是因为彩虹。我爸我妈过来侍候月子,老人怕三高,还天天养生,这不能吃那不能喝,那饭菜做的是无滋无味儿。我只好天天加班儿。”

     “我说呢,你丫什么时候开始加班了。嫂子信了?”

     “她一门心思都在大壮身上,哪儿他妈顾上我。”

     凌晨三点,梅梅醒了,躺了一会儿,睡不着,悄悄坐起来,探头看看书瑜,他也睁着眼睛,“我还怕吵醒你呢。”

     “我又梦见悦茗轩了。”

     “嗯。听说生意不好,员工跳槽的不少。”

     “你说过后悔卖了,想盘回来吗?”

     “这样不好吧。”

     “做你喜欢的。”

     “想说什么?”

     “咱们算是死里逃生一次,对不对?那时我就想这辈子一直想干,因为这原因那原因却没去干的事情,如果现在就死了,得多亏的慌。”

     “多活五十年,不去干不是更亏嘛。”

     “要不说咱俩志同道合呢。所以,所以昨天我把酒吧给你买回来了。”

     “什么?你什么?”

     “听我解释。”

     “你买了悦茗轩?”

     “只是酒吧。”

     “哦。”

     “我知道太突然,我应该跟你先商量商量。可蔡老板提出来,我觉得价钱合适,”

     “书瑜。”

     “啊?”

     “谢谢。”

     “只要你高兴。”

     “你哪来的现金?”

     “保险,宾利的赔偿金。”

     “你不要车了?”

     “换个电动车,环保一下。”

     “你变了。”

     “更帅了。”

     “哈哈。”

     “我也不用赛车去了,又省钱又安全,又能在家陪老婆。”

     “你会后悔。”

     “不会。我们粘在一起不好吗?”

     “你真的变了。”

     “没有啊。不信你摸摸试试?”

     “哎呀,粗了不少。”

     “那不更好了?”

     “我是说你的腰。礼服穿不进去了。”

     “唉,咱这婚礼也给耽误了,改到哪天了?”

     “我和蕾姐商量着下月来着,可她又出差,连个音信都没有。”

     “小明找她那事儿?”

     “可能吧,保密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