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七十五 机遇五

一听芯片,好几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黄绍江身上。

     萧宏打断童一军,“你说咱这芯片能偷多少美帝的金子?”

     “不太可能。我搞软件的,不懂。老黄应该是专家。”

     “我?我也不懂哦。”

     “你家不是搞半导体的吗?怎么能不懂?”

     黄绍江耸了耸肩,“从晶片到芯片还差好远呢。”

     “你要问芯片,”胡颖双手在空中飞舞着,“我们家老爷子是专家,天天躺床上捧着个iPad看,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国家政策,军事战略,贸易顺差,没有他不知道的。”

     “你爸是个侃爷哟。”

     “没准儿就是因为不懂,才让人家安装了东西。”一直一声不吭的贺楠蹦出一句。

     黄绍江皱了眉,酒全醒了,“这可不能玩笑的。”

     书瑜按时到了健身房,才被告知黄绍江辞了教练的工作,会所临时给安排了一个年轻小伙子,上来二话不说,先举杠铃。书瑜咬牙坚持了两下,双臂开始抖起来,小伙子接得晚了一步,杠铃一头歪下来,幸亏书瑜躲的快,没有砸太狠。

     书瑜退了会费,没精打采溜达到悦茗轩。

     梅梅正和同事准备开业,没有了兼顾厨房的压力,梅梅现在不像以前那么忙了。书瑜在把酒吧交给梅梅之前,提了几个条件,有别于其他夜店,每天只从六点开到二点,星期一休息,只为喜好不以赚钱为目的,不必亲力,重在管理,必须雇调酒师服务员,梅梅都答应了,现在在吧台的帅哥靓女就是调酒师兼服务员,满面春风地向书瑜打招呼,“哥,你来啦。”“姐夫,你好。”

     梅梅有些诧异,“你怎么这么早?”

     “别提了,差点再见不着你。”

     “哪儿那么严重,怎么了?”

     “让杠铃砸了一下。”

     “啊?砸哪儿了?我看看。”

     “肩膀。”

     “有点红肿,疼吗?”

     “没事儿。最近有点儿霉。”

     “要不烧柱香,去去晦气。”

     “明天咱去潭柘寺吧,有阵子没去了。”

     “潭柘寺求姻缘最灵,”梅梅看了书瑜一眼,“要不去雍和宫吧。你现在就去,回来正好吃晚饭。”

     “我现在懒的动。改天去潭柘寺最好。”

     “书瑜,我最近忙着开张,忽视你了。”

     “没有的事儿,是我,”

     “嘘嘘,来,到里面坐会儿,我给你揉揉肩膀。”

     “喔,那好吧。”

     梅梅拉着书瑜到悦茗轩后面的办公室沙发上坐下,书瑜顺势将她搂在怀里,“你怎么不忽视我呢?”

     梅梅在他嘴上亲了一下,“乖,你趴下,我看看你肩头。”

     “锁上门。”

     “还有十分钟就营业了。”

     “五分钟。”

     梅梅在书瑜肩头吻了吻,“晚上晚上。来,你先打个盹儿,萧宏来了我来叫你,好不好?”

     “不好。”

     “还说呢,萧宏呢?他没跟你一起?”

     “他一年能去几次健身?吃饭的时候肯定能见到他。”

     “可不,这儿成他家食堂了。鳖妹说她一会儿也来,和那个什么胡颖,逛街去了。”

     “谁?”

     “你们见过吧?她老公是个什么专家顾问的。”

     “噢。她和彩虹逛街?”

     “可不是嘛,俩人性格挺合的来。好啦,我去前面了。你要喝点什么吗?”

     “啤酒。”

     梅梅回来,没有啤酒,“前面有人找你。”

     “谁?”

     “黄绍江。”

     “他找我?道歉吧?”

     “不知道。”

     黄绍江一脸的愁苦,“小葛,不好意思,没有先和你打个招呼。”

     “没告你丫,算便宜的了。”书瑜揉着肩膀。

     “早听说你是律师,不会因为这么点小事对薄公堂哦。我又没有违规。”

     “小事儿?呃,”书瑜想想,“你大概不知道下午的事儿。”

     黄绍江听完使劲儿点头,“不怪你生气,做私教一定要认真负责。”

     “哼,谁知道你真假,态度还挺诚恳,道歉我接受了。”

     “小葛,你是律师,”黄绍江犹豫着,“我能咨询一下法律吗?”

     “呃呵呵,你怕我告你,你反过来向我咨询?”

     “啊?噢,你误会了。我想问问其他的事情。”

     “什么事儿?”

     “难道不先签个合同么?”

     “你认真的?”

     “当然。”

     “我考虑考虑。”

     “小张,给葛先生来瓶啤酒。”

     调酒师笑咪咪过来,“哥,纯生?”

     “凉的就行。”

     “我也来一瓶。”

     两人碰了一下,对着瓶吹了一口。

     “考虑好了?”

     “我是嘉信的律师,我回去起草个合同。”

     “我们私下合同行吗?不通过律师事务所。”

     “什么意思?”

     “你作为我的私人律师,档案不通过嘉信。”

     “你犯什么事儿了?我个人负不了这个责任。”

     “我只是不想,不敢让我们家老大也就是老三知道。”

     “什么老大老三的。”

     “我三哥,黄锦江,他是我父亲从大陆撤到台湾时带过去的。大哥二哥被留在湖南老家,在台湾三哥就成了老大。”

     “我算数不好,你多大了?你三哥大你不是一星半点儿的吧?”

     “他四九年出生的,我爸爸在台湾又娶了我妈妈,我民国六三,呃,公历七四年出生的。你说的很对,我们相差很多,我父亲年岁大了,我们兄弟几个还小,所以在家什么都是三哥作主。他什么都管。可是我的事情,我现在这个事情不想他插手。”

     “哦?你到底犯了什么事儿?”

     “没出事就不能请律师吗?咨询一下咯。你不愿意的话,可以介绍个熟人么?”

     “我这边必须通过嘉信,我们做律师的给客户保密是必须的,所以你可以放心。你要是同意就签合同。”

     “好,就酱紫定了。明天可以签吗?”

     “明天上午到嘉信见,十点?”

     “我怕碰到熟人。你家的办公室可不可以?”

     “我操,你像做贼似的。”

     “没有没有,碰上熟人肯定就传到黄锦江耳朵里去。那就约好了,明天十点我到你家去。”

     书瑜点点头,给秘书小崔发了个短信,下班之前把合同准备好。

     黄绍江舒了口气,举起酒瓶喝了一口,“谢谢你,小葛。”

     “搞这么神秘,可以透露一些吗?”

     黄绍江摇了摇头,“你记得上次在这里,我们提到芯片?”

     “可能吧,不记得。”

     黄绍江在手机上划了几下,拿给书瑜看,“彭博曝中共植入间谍芯片监控苹果亚马逊等三十家企业。这是你们家的芯片?你涉入这个案子?!”

     “哎哟,你别叫喊呐,不是不是,我向你慢慢解释。”

     “你最好解释清楚,如果真是因为这个事件,恐怕需要嘉信的资深律师出面了。”

     “明天,明天好不好?嘘,有熟人来了,别再提喽。”

     “谁?”书瑜朝门口望去,那个Neil Garrett,泥儿嘎吧,进来直奔吧台,亲热地向梅梅打招呼聊上了,梅梅朝他们这边指了指,泥儿看见他俩,便走过来,“你们好。”

     “你也是常客?”

     “我常来,我是梅的朋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