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七十八 机遇八

“这个电子支付,支付宝啦,微信啦,你都听说过,”童一军咳了一声。

     “岂止听说,天天用。”书瑜确认,撇了一眼手机。

     “嗯,全国十几亿人,人人都用,我那天用票子,居然不收!”

     “你应该也用啊,很方便,美帝难道这么落后?”

     “美国的消费观念不同,我们是借钱买东西,每月还清,还不清就是高利贷。”

     “信用卡。明白,我们是银行卡,没钱甭想。”

     “唉,一窝风,闹得有钱也不得。那天我说我请客,结果很尴尬。”

     “与时共进嘛。”

     “微信我有,支付宝也不过是个APP,问题是我没有银行账号。”

     “开一个,又不限制你是什么人,银行只认票子。”

     “呵呵,麻烦,报税麻烦。”

     “不懂。如果亚兰付钱,怎么付?点票子给你?美金票子?”

     “汇款。”

     “嗯?”

     “怎么?你觉得不可能?那怎么办?”

     “我不知道亚兰,老杨,你到底在干什么。不过呢,外汇比较繁琐,手续繁杂,我觉得你不应该嫌麻烦,收钱要紧,对不对?给亚兰些方便,少一些拒绝你的借口。”

     “明白明白。”

     “如果亚兰履行合同的话。”

     “是啊。你看这个电子支付,这么多人都在用,信息量很大,对不对?数据就是金子,亚兰握着金矿,我好比来帮他们采矿。”

     “亚兰又不是腾讯阿里巴巴,有什么金矿?”

     “听说过POS机吗?”

     “呃,就是每个商家收钱的那个东西吧?”

     “对,收银机,零售餐饮两大主类,亚兰在全国各地有几百万台这样的收银机。”

     “这就是你说的金矿?”

     “刚才我说支付宝有很多信息,想想看,这些收银机里有多少信息?什么商品卖的最多?什么时候卖的最多?什么菜最受欢迎?有个著名的市场营销案例,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美国最大的连锁超市把啤酒摆在尿不湿边上,结果销量大增。”

     “啊?那是什么原因?喝啤酒戴尿不湿?你们美国人的玩儿法?”

     “婴儿尿不湿啦。因为都是当父亲的被打发出去买尿片,啤酒放边上不是很顺手?”

     “噢,好吧。”

     “当然不一定适用于现在的消费观念。我举这个例子来说明掌握信息是多么的重要。亚兰挖掘出来的信息可以卖给商家,让他们能有针对性地做广告。”

     “嗯,有意思。”

     “我认为老杨知道他是坐在这个金矿上,可是亚兰无人知道怎么挖掘,所以才请我,我们来。”

     “一个月好像短了些。”

     “是很短,我和老杨也交流了将来合作的项目,因为这几乎和亚兰的主业无关。他是考虑另起炉灶,比如风险投资我的创业公司,专做大数据。”

     “你有公司了?”

     “还没有,我这次回来顺便考察一下国内情况。”

     “好好。”

     “唉,看来你是不大懂,这里面太大的潜力啊。我搞的是世界级先进的技术,真的是没有多少人能懂。”童一军额头上的青筋又暴起。

     “隔行如隔山。”书瑜开始同情童一军,中年男人在事业上经济上的压力,“您是大拿,不过大数据也是近几年的新鲜事物,真懂的人确实不多。”

     “外行看是新东西,其实所谓的大数据,是指速度,并不是指数量,”

     书瑜有些后悔接下茬儿,头皮发麻发涨,“数据这东西,我不懂。”

     “我在这方面做了一辈子,从我读博士时候就,”

     “童大博士,哇,羡慕羡慕。”

     “我回来不是为什么钱,说实话,我可以为国家科技进步做出贡献。”

     “钦佩钦佩。”

     “小葛,你年轻,有一技之长,不浮夸。”

     “谢谢您夸奖。”

     “我也谢谢你给我的帮助,这顿饭我来请。”

     “哎哟,您老太客气了,我来吧,您回来一趟不容易。我还有事情,先走一步,祝您一切顺利,为祖国做出重要贡献。”

     书瑜在门口和梅梅迎面撞上,“哎呀,你在啊?正好,别走,李蕾贺楠他们马上就到。”

     ”蕾姐回来了?!”书瑜心花怒放,一把抱住梅梅,终于可以结婚了。

     “我,见到她我也很高兴,可是,”

“我就没走多远,”李蕾腾腾冲过来,“就是小明一个奇怪的案子,一帮人藏在地下室里,嗨,别提了。快,有什么好吃好喝都端过来!”

      “这才是我的蕾蕾,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贺楠笑眯眯地跟在后面,“哥,你好。”

     书瑜一把把他扽到一边,“嘿,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哥,先把婚礼给办了!你能等,哥等不及了。”

     “你和嫂子不是早在一起了吗?还在乎什么婚礼?”

     “仪式感,女人最重视这个。”

     “好,我听你的,哥。”

     “什么听我的,你待会儿就提出来,这个周末就办,不能再拖!听见没?”

     “你们嚼什么呢?”

     “都过来,Neil今天运来了七种啤酒,咱先尝尝鲜儿。”

     “七种!太棒了,我喜欢啤酒。”贺楠朝书瑜眨了眨眼。

     三个人坐在吧台,梅梅拿出四个木制托盘,每个托盘上面七只小玻璃杯,七种不同颜色的啤酒,从金黄到黑褐,一溜排开。

     “精酿啤酒之所以叫精酿,从用料到制作要比大路啤酒,比如百威燕京之类的,都要精致。”

     梅梅拿起最浅的一杯,“金发女郎,这是最淡最容易喝的,燕麦芽儿烤炙的时间短,啤酒花儿放的偏少,所以酒精度不高,苦香味儿也少些。”

     “啊,清爽。”贺楠喝了一大口,闭着眼睛咋么着滋味。

     “所以基本上可以说,颜色越深,燕麦芽儿烤炙的时间越长,麦芽糖越多,酒精度就越高。”

     “颜色深的也更苦吗?”

     “不一定哟。中间的这些放的啤酒花更多,很多人欣赏的是啤酒花的香味儿,你们闻一下。”

     “香。”贺楠举着第六杯,“我提议,咱们婚宴上除了香槟红酒白酒,再加上这些啤酒。”挨个看了看三人,一仰脖干了。

     “以前啤酒被认为是不登大雅之堂的,那是因为质量不高。我觉得小贺有新意,蕾姐,你说呢?”

     “我随你啦,你和楠楠定就是了。我和书瑜都是甩手掌柜。”李蕾喝完最后一杯,“这个好喝,像咖啡,苦中有甜。”

     “我也喜欢这个,”书瑜点点头,“这种苦中带甜还厚重的味道,经琢磨。”

     “你们俩怎么了?”

     “没有怎么。”

     “梅姐,婚礼定的下个月还是下星期?我快等不及了。”贺楠说着,伸手揽住李蕾。

     李蕾回应,也搂住贺楠的腰,“就是,这事儿那事儿,一拖再拖,这回痛快点儿。”

     梅梅看着他们三人,“婚礼是下下星期六,请柬做好了,今天就可以邮寄,愿意电邮微信的,软件也有。好了,谁想续杯?”

     换了大杯,每人都选了自己喜欢的味道,梅梅自己是金发女郎,李蕾和书瑜是黑珍珠,贺楠要了啤酒花最多的拼命三郎。

     “为我们即将开始的新生活。”四人的酒杯碰在了一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