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七十六 机遇六

“我操,你丫什么时候成了我老婆的朋友?!”

     泥儿完全没有听懂,可看懂了,“你说什么?黄,帮我。”

     “小葛,我也不知道梅老板是你的太太耶。Neil,他是梅的丈夫!”

     “啊,”泥儿绽开笑容,“太好消息,大家都是朋友。”

     梅梅听见,“Neil在家里就自酿啤酒,他想在我这里卖他的精酿啤酒。”

     “精酿啤酒,市场很大,有前途。”

     “不喜欢啤酒,茅台最好。”书瑜讪讪地推开啤酒瓶,梅梅微微一笑,收在台下。

     “可以多味,一定都不苦。”

     “竞争肯定激烈,我记得谁也要做来着?”

     “Pete,刘建平。”

     “哦,是他吗?”

     “嗯,是他。鳖妹说她和胡颖马上就到,书瑜,你们要不要个单间儿?”

     “小葛,我请客,Neil你也来。”

     “当然,我和你们讲啤酒。”

     “你不是做大数据的吗?不务正业。”

     “大数据什么?”

     胡颖还没到,胡颖的老公童一军先到了,在吧台等着,要和葛书瑜聊一聊。

     “你今天成香饽饽了。”梅梅把书瑜从单间儿叫出来,“你什么时候和这位专家成了朋友?”

     “我根本不认识他,他们这些专家!”

     “你嫉妒了?”

     “没有。”

     “嘻嘻,没有就好。Neil在北京有合伙人,已经开始造酒了。”

     “哼,都想到中国这个大市场来赚一把。”

     “童先生,你们坐,喝点什么?”

     “谢谢梅老板,我喝可乐。”

     “我喝完我那瓶啤酒吧。”

     “我不知道梅老板是你太太,你们是很亮眼的一对呐。”

     “甭客气。您找我啥事儿?”

     “哦。”童一军掏出一张纸,打开,抹平,“你看看这份合同?”

     “什么合同?”

     “是亚兰和我的合同。”

     “啊,好。干嘛让我看呢?”

     “你不是律师吗?”

     “呃,我是。”

     “帮忙看看,有没有什么漏洞?”

     “呃,这个,好吧。”书瑜扫了一眼,“这不像是律师起草的文件,不很严谨。不过上面有公章,是有效法律文件。”

     “哦,我就是担心这个。”童一军咬着嘴唇想了一会儿,“你说的不严谨是指什么?”

     “您是想咨询吗?”

     “我第一次跟咱们国内打交道,担心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陷阱。”

     “有什么猫腻儿,一张纸上是看不出来的。”

     “是啊是啊。”童一军喝了一口可乐,“你帮偶分析分析一下亚兰的情况。”

     “您是想咨询吗?”

     “你帮忙看看。”

     “您先签个合同吧。我可以帮您尽快和嘉信律师事务所约个时间,我看您和亚兰的合同是一个月,很快就到期了。”

     “签什么合同嘛,咱们都是中国人,帮个忙呗。”

     “您不是美国人吗?”

     “哈哈,你挺会开玩笑。”

     “我是律师,我从来不开玩笑。”

     “不开玩笑,我也是认真的,真的。葛律师,你看我这合同马上到期,你算帮我个大忙,先谢谢啦。”

     “我,”

     “等一下,我太太她们来了。我晚上再跟你约时间,万分感谢。”

     书瑜无奈,只有摇头的份儿。

     殷彩虹和胡颖叽叽喳喳的从外面进来,“快渴死我了!快快快,快来点儿喝的!点菜了吗?”

     “鳖妹,他们在包间儿里,去吧,就等你们来上菜呢。”

     “龟姐,你记的颖姐吧?我们今天去了新东方,华贸,颐堤,大悦城,快累死我了。”

     “买什么了?”

     “这是今秋香奈儿的新款,好看吗?”

     “不错,今年的流行色挺适合你的。”

     两手空空的胡颖见她俩聊的高兴,便朝童一军和书瑜这边看了看,“你今天下班儿早啊?”

     “嗳,这位葛先生是个律师,商务律师呐。”

     “真的律师?您好,我们上次见过一面。”

     “见过见过。”

     “颖姐,”彩虹拉着胡颖的胳膊,“我可是饿了,走啊。”转过身挽住书瑜,“在这儿坐着干吗?等萧宏哪?”

     “没有。等你呢,嫂子。”

     “少跟我贫。别等他,咱们先吃。”

     梅梅没有食言,晚上早早的就回来了,书瑜一看表,“才十一点?”

     “小张上手很快,他能盯着,而且,今天人不多。怎么,不想我陪你吗?”

     “当然想啊。”

     “有心事?”

     “没有。”

     “有,你心不在焉。”

     “我在想你。”

     “我站在你面前,还想什么?撒谎都不会。”

     “我在想怎么折磨你。”

     “啊?嘻嘻,彼此彼此,我想了一路了。”

     “好啊,你先来,女士优先。”

     “那好,你别后悔。”梅梅说着,上前吻了一下,开始解扣子。

     书瑜伸手捧着她的脸,“不许动手。”梅梅轻轻喝止了他,“只能用嘴。”

     “那我最拿手儿,呃,嘴。”

     书瑜的嘴最忙的时候,手机响了,书瑜看都不看,继续忙。

     “谁这么晚?会不会什么重要的事儿?”

     “唔唔。”书瑜拉着梅梅进了浴室,“你才重要。”

     从浴室忙到床上,等梅梅睡着了,书瑜才看了一眼手机,是童一军,一连打了七八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