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七十四 机遇四

今天是梅梅的酒吧第一天开张,书瑜招呼朋友们一起去捧场,萧宏,彩虹,贺楠,几个人嘻嘻哈哈涌进悦茗轩,没想到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

     挤到酒吧台前,看见梅梅一袭黑色晚装,脖子上钻石项链闪闪发光,书瑜记起那是他送的生日礼物,看着因为兴奋放光的梅梅,书瑜心跳加快,这辈子一定要娶到这个女人。

     梅梅微笑着朝他们走来,“都来啦。喝点儿什么?”

     “生啤,纯生。”

     “都坐那边去,蔡老板特意给你们留了桌子,再点些菜,大家互相照应。”

     还没坐稳,蔡老板笑咪咪的过来,“欢迎光临,今天我请客。”

     “别这样,老板。”

     “应该的,都是熟人,以后常来。”

     争抢推让一番,蔡老板请了冷盘,不一会儿,菜开始上来,乾隆白菜,脆皮虾,熏肘子,芥末墩儿,炖萝卜,烧茄子,三杯鸡,红烧肉,开始不断流上桌子。

     “哎哟哦,这不是宏哥和小葛吗?你们也来了?”

     “黄教练!你丫真成了常客?”

     萧宏给大家彼此介绍了。

     黄绍江又是顶个大红脸,朝旁边一桌指了指,“和朋友过来吃饭,没想到今天这么热闹。”

     那边桌子上坐着四五个人,都朝这边看,有一个还挥挥手打招呼。

     “有个外国人。”彩虹兴奋起来。

     “他们都是,应该都是美国人。”

     一听美国,书瑜一哆嗦,产生反感,“我喝多了,出去缓缓。”

     开泡骚回来,黄绍江不但没走,那一桌人都挤了过来,看见萧宏沉着脸的样子,估计是彩虹的盛情邀请。

     “书瑜,过来认识些朋友。”

     “小葛,这是我公寓的邻居,童一军,他是亚兰公司聘请的顾问,童太太。”

     童一军看上去和黄绍江年龄相仿,消瘦干瘪,戴副眼镜,童太太人高马大,握着书瑜的手,“我有阵子没回北京,满大街都是各式各样的口音,你们都哪儿去了?”原来是北京妞儿,“我叫胡颖,别什么童太太,太太的,受不了。”

     黄绍江呵呵笑着,“这位是Neil Garrett。亚兰公司聘请的另外一名顾问。”

     “泥儿嘎吧,名字好记。”彩虹对英文名字特有灵感。

     “哈,Neil,他们叫你泥儿,哈哈哈。”胡颖的笑声很好听。

     “亚兰公司是干什么的?没听说过,请这么多外国,呃,童先生是外国人,对吧?请这么多外国人干吗?”

     泥儿的中文大概不好,估计没听懂,扭头看童一军。

     “贼里太操,一思半会讲不清。”童一军南方口音,说话不会卷舌头。

     “管他干什么的呢!他顾问,我回来可是来解馋的。彩虹,”胡颖自来熟,“先说说哪儿有好吃的?咱老北京的,炒肝儿,炸灌肠,咯吱盒儿。”

     “还美国回来的呢,怎么就吃这些?”

     “嗨,你不知道,我们待的那地方,要多农村有多农村,啥也没有。在家都是他做饭,就会放酱油和糖。”

     “你自己做啊,要不下馆子。”

     “我管生孩子还管做饭?”

     “老公,听见了没有?”

     萧宏装没听到,好在彩虹的注意力不在这个鬼子身上,“哎,泥儿,顾什么问?”

     泥儿又转向童一军,“什么?他说的什么?”

     童一军叹口气,“我这次回来感粗最深的是中国新四大发明,高铁,小王车,资付宝,淘宝。我们美国人,”

     萧宏朝书瑜翻了翻白眼,“上海宁,黄王不分。”

     “我们美国人,”童一军没注意萧宏,继续说,“对资付宝很感兴趣。Neil在旧金山生活,对小王车特别喜欢,天天用。”

     “单车共享。”泥儿这回听懂了,竖起大拇指,四个字说得很标准。

     “所以你们是来顾问四大发明的?”

     “我们俩都是搞大数据的,都是资深工程师,现在是网络时代,数据就是金子。”

     “喔。”萧宏做出很感兴趣的样子。

     “喔。”书瑜懒得装,扭头看见胡颖眉飞色舞的和彩虹说笑,耳朵竖了过去。

     “我刚到美国的时候才露怯呢。那时候穷,到超市都是看打折的才买。有一次,看见促销哈密瓜,十块钱八个,我就买了八个,结账时,收钱的小哥儿从我车上拿走仨,我一看,你不是收了我十块吗?干吗只给我五个?”

     胡颖比划着,“我一句英文不会,又着急,只能用手比划,八,八个呀,你们广告上说是十块八个呀。那小哥儿看我使劲儿争持,脸色都变了,赶快把那仨瓜还给我,还把我送出了店门。”

     “哈哈,就是,别以为咱们好欺负。”

     “不过我以后再也不去那家买东西了。”

     “为什么?”

     “咱中文八的手式不是大拇指食指扎开吗?人家那儿是枪的意思。他说我给他丢人,人家大概把我当恐怖分子啦,哈哈哈。”

     书瑜忍不住也乐了,瞥见黄绍江也在偷偷的笑,“黄教练,”

     “咱们算是熟人了,叫我小黄,要不叫绍江也行。”

     “行,反正你那个教练也不是什么正经工作。哎,老黄,你到底干什么的?”

     “我管理个工厂。”

     “噢,就是你那天说的公司?你是老板咯?”

     “老板是我们家老大,噢,其实老大是老三。老三是大老板,我就是家里最没出息的老七。”

     “你给我绕糊涂了。听上去你们是个家族企业,你到底干啥的?”

     “差不多,我们家是做半导体的,听说过芯片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