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七十 背影二十一

书瑜扭头看着葛林,“你干嘛?”

“你看我像干吗?枪扔这儿。举起双手。”

“虎毒还不食子呢。你成什么了?”

“狮子。朝前走,找你老婆去。”

“操你大爷的,你不得好死。”

“嘿嘿,谢你吉言。”

举着双手的书瑜行动起来就不稳了,葛林扶着他,“手放下吧,撑着发热。”

书瑜狠狠撇了他一眼,勾住发热脖子。三个人慢慢走到小辫子跟前,葛林学着小辫子用梅梅做挡箭牌,将发热挡在自己身前。

小辫子放松了一些,慢慢松开梅梅,葛林也放开发热,把书瑜推到梅梅身边。小辫子把匕首收起来,低头查看腿上的枪伤。

Horger反而紧张了,“Yabumoto,give me Faurot。”

“Not you。Traitor。”

Horger耸了耸肩,“Hand me your Glock too。”

“I don’t care what you did to FBI。”

“Shut up!Do what I told you。”

“You think you are still useful?”

“What do you mean?”

小辫子也瞪着Horger,“Yeah,answer him。I want to hear it too。”

Horger有些不自在,“Who are you?”

“I work for Cruz and we know someone is double crossing。”

“Mother fucker!”Horger这一惊不小,“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Cruz is not here。Ever wonder why?”

小辫子拔出枪对准Horger,“You are a deadman。”

“Hold it!Hold it!You don’t know him!”Horger扎起手急喊。

小辫子的枪指向葛林。

葛林哼了一声,“He doesn’t know you either。But you take him into this trap。”

小辫子的枪又指向Horger。

“Cruz told me to。”

“Wrong answer!Cruz did not know。”

“Wait!This is a set up!Is this mole hunt?”

被绕晕的小辫子不等他说完,“Shut up!”一枪打了过去。

Horger仰面倒下。

小辫子枪一转,对住了葛林,“And who are you?”

“I am here to deliver Faurot。”

葛林回手一把将发热拽到身前,“He is what Cruz wants。”

发热挣扎着左踢右踢。

小辫子犹豫起来,葛林不等他反应,把发热朝小辫子推搡过去,“Buster!Bite!”,同时几枪朝小辫子和他的手下点射,摩托帮的人又开始乱窜起来。

“还等什么!”葛林趁乱抬脚朝书瑜踹过去。

小巴听令扑上去,咬住小辫子的右臂,老酷则追随着小巴咬着小辫子的裤脚使劲摇脑袋。

应和着葛林的叫声,李蕾也大喊了一声,“卧倒!”

葛林那脚朝书瑜打着石膏的伤腿踹来,尚未沾到,一直躺在地上的贺楠一个旋风腿,扫得书瑜一个踉跄,再一滚,踢到梅梅脚踝。

梅梅痛叫一声,身子一软,拉带着书瑜一起跌倒,贺楠的双腿压在他俩身上。

李蕾喊着,同时抬脚,狠狠踩到白胡子的大脚趾,趁他下盘不稳,身子一缩,从鞋子里摸出折刀,扎进白胡子大腿,顺势侧倒,扑在滚成一团的贺楠梅梅书瑜身上。

瞬时十几发子弹从远处飞来,书瑜紧紧抱住梅梅的脑袋,“我操!我操!”

枪声终于停了,半晌,书瑜才敢睁开眼睛,听得四面一片哭嚎。抬头一看,葛林和另外两个陌生面孔,三个人三把枪,指定这些满地打滚的绑匪们。葛林是Glock17手枪,白面孔的拿的是自己用过的AR-15,褐色皮肤的则端着葛林的那挺M24。

书瑜有些发晕,怎么回事?谁是他们这一边的,葛林,父亲,他不是?他是?

葛林俯身向李蕾伸出手,拉她起来,“谢谢你。”

李蕾双手握住葛林,“是你救了我们。该说谢谢的是我。”

葛林咧嘴笑了笑,“默契。保重。”

“您是?”

葛林指着书瑜,“以后问他。”

李蕾点点头,俯身先割开贺楠的绑带,“你没伤着吧?”

“没有。你呢?”

李蕾不放心,上下摸了摸贺楠,确定没大伤,才回头拉起梅梅和书瑜。

四个朋友哭着笑着,抱在了一起,七嘴八舌同时说话。

贺楠握了握书瑜的手,“你怎么会来这里?”

“来救你们啊。”

“谁救谁呀。”

“对呀。蕾姐,你们怎么到的美国?”

“一言难尽。”

“梅,我以为再见不到你了。”

“咱哥俩被两个弱女子救了。”

“谁是弱女子?”

“当然不是你,蕾蕾。你只是做样子把那飞车帮给蒙了。”

书瑜抬头看看梅梅,又看看李蕾,经过风吹日晒,流泪流汗,两人脸上都是一道道的,尘土和化妆混在一起。李蕾的短发还好,梅梅的长发一团糟顶在头上。

“小贺,咱见过这么美丽的女人吗?我从来没有过。”

“哥说的太对了。”

梅梅理了理乱发,“咱们都吓傻了,还好没人受伤。”

书瑜握着梅梅不肯放手,低声问,“你们怎么,怎么来的?”

“嘘嘘,书瑜,我们都安全,享受这一刻的时光吧。”

四个人这才静下来,环顾四周,葛林Ridriguez正把一帮人往一起赶,和Perry在对讲机里不知和谁在说着什么。

一会儿Perry过来说,“布尔森马上就过来,警察,救护车,都来。有没有受伤的?”

看大家摇头,Perry接着又说,“Horger是个内奸,万万没想到他会绑架你们,他被击中头部,凶多吉少。Cruz是去了主楼,可惜被他跑掉了,恐怕跑回墨西哥老家去了。Faurot这个证人,”

书瑜听不进去了,葛林呢?书瑜转头寻找,却不见了父亲的身影,“Yabumoto?”

“那儿。”Perry指着远去的越野车,隐隐的,看出葛林和两只狗。

书瑜一直看着他们消失,长叹一声,像做梦一样,到头来,父亲依旧留给他个背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