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九十一 机遇二十一

“嶺南小馆。”和梅梅站在餐馆门口,书瑜仰头读了读招牌,对这个外表看上去不起眼的餐馆表示怀疑。

     “口碑不错,都是给五星呢。咱们来的早,要不还得等座儿。”梅梅拉着他进了门。

     “旧金山的大海蟹有名气,这家的盐焗蟹做的不错,你一定要尝尝。”

     “我太姥姥是河北海边的人,那时候海蟹呀,皮皮虾呀,多得是,我后来再去北戴河,海鲜成了稀罕物了。”

     “可能都拉到北京卖了。”

     “买过,海蟹比大闸蟹大不了多少。咱俩还不得吃他四五只。”

     嶺南小馆是粤菜,侍者操着浓重的广东口音的普通话过来搭讪,听书瑜点五只螃蟹,瞪着眼睛问,“你们两位?还有客人来吗?”

     “就我们俩。”

     “噢,一只就好啦,”侍者高声劝他们,“顶多一人一只,很大个啦。”

     “好吧,”梅梅拿起菜单,“那就两只吧,再来两壶清酒,烫热的。”

     “就这些?我们的烤鸭不错哦。”

     书瑜笑了起来,“烤鸭?她,”

     梅梅在桌下踢了书瑜一脚,“我们不是很饿,慕名螃蟹来的,就这样吧。”

     很快,酒送上桌来,随后螃蟹也来了。

     “啊,这么大的螃蟹!”

     每人面前一大盘,红乎乎的大螃蟹壳儿扣在蟹肉上面,一对儿小眼睛瞪着,来吃我,来吃我。

     梅梅给两人倒了酒,“螃蟹大寒,多喝酒。”

     书瑜捏起酒杯碰了碰梅梅的,“我很幸运,生活中有了你。”

     “嗯?你显然缺觉,现在北京是早晨了。”

     “还好还好,我不困。生活中能吃到这么大个的螃蟹也幸运。”

     于是两人都埋头啃螃蟹,不再说话。

     SVM的股东大会也带着中华特色,提供些小吃和饮料,会议厅外面弥漫着饭香。

     穿着西装,打着领结的书瑜浑身不舒服,“咱们穿的太正经了吧。你看那些吃东西的人,都是些T恤衫牛仔裤。”

     “你不一样,你是大股东的律师代表,”梅梅替书瑜整理了一下领结,“不怕穿的正经,就怕穿不够正经。你帅极了。”

     书瑜看了看梅梅,她穿了一套西服套裙,头发梳成马尾,“嗯,你像个精练的职业妇女,也帅极了。”

     “好啦,咱俩别互相吹捧了。我今天是你的秘书兼翻译,虽然是来当吃瓜群众的,多多少少得做个样子,对吧。”

     “我头晕乎乎的,怕睡着了。”

     “我会随时杵着你,哦,看,小黄过来了。”

     书瑜看黄振捷也是西装,稍微舒服了一些。

     “葛律师,梅小姐,请先到办公室坐一坐,公司高层都在。”

     黄锦江是个和蔼的老头儿,不胖不瘦,腰板儿挺挺的,黑白相间的头发,满面红光,人显得很年轻,“葛律师,”他握了握书瑜和梅梅的手,很重的台湾腔,“欢迎到加州总部。”

     COO卖寇是个秃头的胖子,握着手说了一大堆,书瑜听不懂,只好点点头,“很好很好。”

     CFO死踢蚊,瘦高个,戴着眼镜,不苟言笑,书瑜寒暄之后悄悄对梅梅说,“我一眼就看出他是数钱的。”

     梅梅笑着摇头,“他可不是数钱的。”

     剩下几个人书瑜记不住是什么职位的了,都举着咖啡站着聊天儿,书瑜也倒了一杯喝,正好提神。

     会议由黄锦江主持,他站在前面的台子上讲话,高层们坐在下面第一排,书瑜挨着梅梅坐在第二排,书瑜听不懂他在讲什么,可是特别欣赏他的风度,不紧不慢,时不常逗的下面的人哈哈大笑。

     梅梅只有在人们大笑的时候给书瑜翻译几句,“他在讲去年的业绩。”

     黄锦江把几个高管邀请到台上,包括黄振捷,开始回答股东们的提问。

     梅梅低声给书瑜翻译,“他在问中国新工厂的事。”

     “这位大妈很不满意现在的股价,问高层有什么举措。”

     “好戏要开场了?”

     黄锦江,COO卖寇,黄振捷,先后回答。

     “哈,老黄开始自责,”梅梅认真的听完,给书瑜翻译,“卖寇完全是推卸责任的意思,咱们小黄夸夸说了一大堆,有那么点儿落井下石的意思,让人感觉他很维护老爸,可是公司有人应该为股东的损失买单。”

     “谁?”

     “自然是CEO喽。”

     会议厅里开始嘈杂起来,有几个人同时站起来提问。

     “这个黄锦江很面善,我喜欢他,什么时候投票?我改支持他吧。”

     “别胡来,你是黄绍江的律师。”

     “可这个公司需要老大。”

     “不关你的事儿!你先看那几个高层,猜猜哪位是被小老大买去的?”

     “嗯?我猜是那个数钱的死踢蚊子。”

     “嘻嘻,你听上去像是鳖妹,更像那个章晓菲,拐着调说中文。”

     “哎?突然想起来,咱们同机来的那些人呢?怎么没看见?”

     “问的好。杀手锏藏在关键时刻用吗?看小黄同学怎么打这张牌。”

     接下来提问的这位,书瑜认的,是顾老板,章晓菲的老公,而且他说的是中文。

     不止书瑜能听懂,与会的不少华人,也都听懂了,一片嗡嗡的窃语,台上,黄锦江给翻译了一下。

     梅梅咦了一声,贴着书瑜耳朵说,“我出去打个电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