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八十一 机遇十一

悦茗轩,饭点儿。

     “书瑜,这么惦记我?这才几天耶。”黄绍江进门,远远就开着玩笑。

     “去你的,是我老板惦记你。SVM是不是刚刚有个状子上交法院了?”

     “啊,是啊,你们消息蛮灵通哦,小老大就是为应付此事来的。”

     “哦,你们是被告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嘛。”

     “你怎么肯定是坏事呢?至少对你们律师来说是好事哟。”

     “经济案中,嘉信可是最厉害的律师事务所,没有之一。我可以给你举出十几例我们赢了的大案,开庭之前咨询一下总没有坏处。”

     “这次是小老大作主,我问问他先。”

     “别敷衍我,请他过来。”

     “现在?”

     “对呀,他难道不吃饭吗?”

     “他有约在先呢。酱紫吧,我打个电话问问他之后能不能过来喝酒。”

     “好,你打吧。我等着。”

     “看不出你是这种人,很强势。”

     “工作上我不马虎。”

     “这是个比较棘手的案子,你真想搅入?”

     “律师嚒,可不就是哪儿乱去哪儿?甘当搅屎棍,乐此不疲。”

     “哈哈哈,搅屎棍,不错。”黄绍江眯着眼看着书瑜,“我不是给你看过那篇文章吗?有关芯片的,”

     “真是那盆屎,”

     “嘘,咱们在餐厅耶。别说的那么恶心。是酱紫,这个芯片,嗯,要不等小老大过来一起聊?”

     “别卖关子,先给我科普一下。”

     “我跟你说过,我不懂什么芯片,我们俩人差不多的科盲。那篇文章,芯片的文章,多多少少跟我们这个案子有点关系。SVM,我们家这个公司,其实也不是我们家的,我们黄家几个兄弟姐妹侄子侄女们占了大部分股票,噢,我跟你说过我们是家上市公司吗?”

     “没有。在美国上市?”

     “是的,纳斯达克,符号是SVMI。打官司的对方呢,也在纳斯达克,是SVMC。他们是做芯片的。”

     “哦,名字很像,所以是你们利用这个空子干了什么,让人家抓住了。”

     “别瞎猜。SVMC的创始人魏宗昌和黄锦江是朋友,也是台湾人,他们二人都是同样专业的博士,都在硅谷,曾经还在同一公司效力。”

     “同行相轻。那么谁更成功些呢?”

     “没有可比性,干的不一样的东西。”

     “不是半导体吗?再具体点儿。”

     “黄家做原料,供应魏家做成品。”

     “噢,有点懂了。既然你们都是美国公司,跑北京来打什么官司?还不嫌这儿不够热闹吗?”

     “SVMI和SVMC在中国都有投资,都有工厂,也因为事件发生在这边,投控两方都是中国法人,而且,而且执法不像美国。所以。”

     “所以,你们干了什么坏事?老魏会来告你们?”

     “何以认定是坏事,你有这种偏见,我也没法雇你呀。”

     “那就别慎着,跟你的律师讲实话。我还是你的律师,对不对?无关这个案子。”

     “当然你是。我个人认为是管理上的疏忽造成的,双方都有责任,可是老魏损失惨重,因为他们做芯片,正好赶上这些负面新闻。你看你看。”

     黄绍江把手机推到书瑜面前,“看看SVMC的股票,这几天随着大盘狂跌,这个月整个一个腰斩都不止。”

     书瑜瞥见SVMI,“你们也好不到哪里去。”

     “是啊。其实这个案子对两个公司都是打击,SVMC的几个大客户持观望态度,等这个案子的结果来决定是否继续签单。”

     “SVMI呢?”

     “你是问我们输了的话?呃,不会比现在更差。”

     “所以老魏是输不起的。他是你们的客户,他惨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没有哇。我是主张和为贵,可是公司里我不做主,老三锦江说了算。唉,人老了,变得越来越固执,老魏也是,打什么打,私了多好。”

     “你倒是推得一干二净,你不是这边的总经理吗?”

     “在通州的工厂是我们直属,其他的有合资,有合作,真不是我的管辖内,再说,我这人,嘻嘻,不怎么管事,老三清楚的很,所以小老大才亲临指导。”

     “小老大,他没个名字吗?你好像挺怕他?”

     “我怕他干吗?他姓黄,”

     “废话,不姓黄姓什么!”

     “噢,是了,黄振捷。”

     “小黄同学也是物理博士?”

     “他是MBA,在华尔街混了多年,做风投的。”

     “将来是他接班咯?”

     “嗯,应该是吧。”

     “他懂专业?”

     “振捷也不懂,可他会管理,会融资,形象好,对公司的发展有利。”

     “我怎么听着这里面的味道变了呢?”

     “什么味道?是不是你这个搅屎棍带来的?哈哈哈。”

     “呵呵,你说说明白。”

     “也不是啦。专业上我什么都不懂,唯一懂的是往前看。将来是年轻一代的天下,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毫不犹豫跟定振捷?”

     “你什么意思?你现在跟着谁?不是黄锦江吗?怎么?父子在争斗?你肯定你站对队伍了?”

     “所以哪,我才用得到你呀,帮我分析分析。”

     “你先把案子交给嘉信,我再考虑是不是和你狼狈为奸。”

     “嗨,别说的这么不堪耶。如果结果是输了,你面子上不好看吧。”

     “有时候接案子不一定是要赢。”

     “是为出名?你知道就好。”

     “这里有猫腻儿,你不想赢?”

     “我希望的结局是双方和解,振捷也同意。嘿,说曹操,曹操到。”

     书瑜也向门口看,“哎呀,那不是那谁吗?”

     “不是,长的很像,对不对?ABC啦,都是吃着美国奶粉长大的,我相信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啦。”

     “给你介绍一下,”黄绍江向在门口张望的一个年轻人招招手,“这是我侄儿,黄振捷。振捷,这是我的健身伙伴,葛律师。”

     “你好,”黄振捷握着书瑜的手,“Eric,Eric Kw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