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八十七 机遇十七

第二天书瑜的手开始发抖。

     谢鹏飞看见,“老弟,你这是酒色过度嘞。”

     “什么酒色过度!”书瑜撸起袖子一看,连小臂都有些红肿,“我昨晚上打人来着。”

     “有什么冤仇大恨?打谁?”

     “他们。”书瑜朝走进会议室的黄家叔侄扬了扬下巴。

     “赔偿金额是靠谈判解决的,不能打出来。你真缺钱?放心,二十万我给你。”

     书瑜呵呵笑着,一时双方当事人,法人,律师都到齐,就和解金额开始谈判。

     或许是赔偿了六百二十五万让黄家叔侄心烦,两人搏击时动起脚来。

     “哥,你快来。”贺楠急急跑到前面办公室叫书瑜。

     正和小崔加班赶文件的书瑜头也不抬,“什么事儿?”

     “老黄摔伤了。”

     “啊?!”

     三人跑到健身房,看见黄绍江抱着腿躺在垫子上。

     “怎么回事儿?”

     “是我,一脚踢狠了,七叔脚底下被那个哑铃拌了一下,跌在跑步机上,磕了腰和腿。”

     “严重吗?上医院吧。”

     “把腿固定一下,如果骨折的话,搬动反而有害。”

     除了小崔,剩下都有些知识和经验,伤腿用板子夹住捆了,抬着黄绍江上了车,振捷和贺楠陪着去医院。

     书瑜和小崔继续工作,过了两个小时,黄振捷打来电话说没有骨折,只是严重挫伤,多休息几天就好。

     第二天,黄绍江无法如约到嘉信签字,书瑜一大早带着文件到黄绍江的公寓,应谢鹏飞的要求上门服务。

     “请进。”黄振捷开了门,请书瑜到客厅坐,“我看看七叔醒了没有。”

     书瑜四下打量,黄绍江占据了公寓最高层的两层,里面打通,加了个旋转楼梯上下楼。楼上是卧室书房,楼下是客厅厨房客房。

     室内装饰简明现代派,而且什么都大,白色的组合沙发,宽大舒适,巨大的茶几上乱放着酒杯,电脑,杂志,封面露肉的那种,书瑜目光投向占据一面墙的油画上,黑红两大色块,中间略微磕绊一下。

     “小葛,”黄绍江在楼上朝书瑜招手,“不好意思,我还下不了楼,请你上来吧。”

     书瑜提着文件夹到楼上卧室,黄绍江的主卧是个套间,外间也是个宽大沙发,黄绍江请书瑜坐了,黄振捷扶着他一瘸一拐坐在沙发另一边。

黄绍江看书瑜盯着墙上的画,“听说你是个画家,看出是谁的作品吗?”

     “我可不是画家。”书瑜连忙摆手,“就是小时候学过国画儿。”

     “哦,那跟油画不太一样。”

     “不一样。”

     “七叔,签字吧,”黄振捷抬腕看了看表,“我带着文件去嘉信,葛律师可以不用跑了。”

     “哪能由你代劳,”

     “小葛,我有事情跟你商量。”黄绍江打断书瑜,“我在哪儿签?”

     书瑜指点着,黄绍江在十几处签了字,书瑜又检查了一遍,“完美。”心里暗暗计算怎么和谢鹏飞半儿劈。

     黄振捷一边打领带,一边走上楼,“我给谢律师打了电话,那我先去嘉信,你们商量。”

     书瑜看着黄绍江,“真有事儿?”

     “我马上告诉你。Eric,代我感谢鹏飞律师,我们合作愉快,下星期我再和他签长期合同。”

     “一定转达。”

     黄振捷抓起这摞文件,放进自己公文包里,提着下楼走了。

     “你喜欢这画?”黄绍江见书瑜目光又在墙上。

     “谈不上喜欢,现代艺术,视觉效果强烈。”

     “作者是约翰麦坎劳福林,听说过?”

     “没有。你有什么事儿,说吧,我肯定不是为这画。”

     “哈哈,不是不是。喝咖啡吗?”黄绍江指着沙发边上的柜子,上面有个咖啡机,“还有茶。”

     “不喝。什么事儿这么羞于启齿?”

     “啊,书瑜,”黄绍江又哈哈笑了几声,“是酱紫,我想请你代表我参加一个会议。”

     “什么会议?干吗要我去?”

     “你是我律师啊,我授你全权代理。”

     “先说什么会议,贩毒大会我可不去。”

     “哈哈,你想去我也不同意。”黄绍江从茶几上拿起一张纸扬了扬,“是SVM的年度股东大会。”

     书瑜一看,全是英文,只看懂了日期,就是后天,“股东大会?”

     “嗯。我伤的不是时候,无法远行,我的律师代表我参加。”

     “远行?这在美国?”

     “对啊,硅谷总部。”

     “我不懂英语,去开会不是瞎闹么。”

     “不需要你发言,假装听的懂,然后跟着振捷投票就是了。”

     “还要投票?”

     “非常重要的一步,今年尤其重要。”

     “就是你说的夺权喽。”

     “正是。”黄绍江朝书瑜眨眼睛。

     “你这伤的蹊跷。”

     “会议是后天,你今天必须启程。”

     “今天?哪儿来的及买机票?”

     “头等舱应该有位子。我们来打个电话问问,买回程的机票而已。”

     “我走着去?”

     “走着去明年的股东大会?”

     “你说只买回程的机票。”

     “噢,过去是私人飞机,你和振捷一起飞,等他从嘉信回来你们就可以去机场了。”

     “等等,我还没答应呢。”

     “哎哟,”黄绍江突然捂着腰疼叫了一下,“你保责任险了没有?我在你家摔倒,”

     “我操,你丫在讹我?!”

     “没有没有,就是突然想到这个。”

     “你丫在胁迫我?”

     “哪能呀,别急嘛,你就去两三天,飞去,开会,飞回。你不知道,这款飞机中途不用加油,可以直跨太平洋。”

     “这两三天对我极其重要,我,如果梅梅能同行,我就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