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八十二 机遇十二

“小黄,好,好。”书瑜请这位有张明星脸的年轻人坐了。

     “葛先生在嘉信任职?”

     “小黄是个痛快人啊。不错,嘉信是北京三大律师事务所之一,我们有强大的团队,为客户提供优质的服务。”

     “嗯,我大概了解了一下嘉信,战绩辉煌。这个案子对SVM至关重要,我对现在的律师团队不是很满意。七叔,”黄振捷朝黄绍江笑道,“没有否定你们努力的意思。葛先生,我愿意和嘉信交流一下,如果我们能达成共识,我愿意和你们合作。”

     “那太好了,明天下午两点见个面如何?”

     “好。现在,有什么好酒喝?”

     “梅,帮我看看这两个公司。”书瑜等到梅梅下班,回家第一句话就问SVM。

     “你还没睡?”

     “哎呀,你脸色不好,累了吧?”

     “还不是你那个朋友,Eric,他仍是的美国时间,最精神的状态,你们走了以后,他跟我聊了两小时,全程英语,听的我累死了。”

     “亲爱的,辛苦了。”

     “说的这么甜,有事儿吧?”

     “嘻嘻,老婆就是厉害。”

     “噢,你在看SVM,又是英文!”

     “那就别看了,明儿再说。”书瑜关上电脑,揽住梅梅,“你们聊了什么?”

     “都是些没用的,我要冲个热水澡,放松一下。”

     书瑜吻了吻她,“我来帮你放松。”

     梅梅吻回他,“嗯,我们好久没在一个频道了,挺想你的。”

     “我更想你。”书瑜顺手解开梅梅的扣子,低下头去,深深吸了一下,“唔,久违的香味儿。”

     梅梅摸了摸他,“想得不太够啊,要帮忙吗?”

     “要,”书瑜搂紧梅梅,“热水澡,我也想冲冲。”

     书瑜抱着沉睡的梅梅,却一点睡意没有,他的目光落在墙上的画,四幅画,父亲抱着他,父亲葛林的背影。

     书瑜被啪啪啪敲键盘的声音吵醒,睁开眼睛,梅梅正靠在床头看电脑。

     “早就醒了?”

     “我看了黄锦江和魏宗昌两家公司的网站,还找到一些相关报道,都给你存下来了。”

     “真是我的好老婆。”书瑜狠狠给了梅梅个湿吻,“我先给谢鹏飞发过去。”

     “那好,你工作吧,不是十点开会吗?我先起床了,看看小樱给做了什么早饭。”梅梅有些气喘。

     “别急嘛。”书瑜点了发送键,把电脑扔在一边,“我要好好谢谢你。”被子一掀,头埋在了梅梅两腿间。

     “哎?这么早?”梅梅看见书瑜笑眯眯地进来,“有好消息吧?”

     “嘉信拿到了SVM,鹏飞没食言,红包不小。”

     “恭喜你哟。”

     “先来杯庆贺一下。”

     “啤酒?”

     “换个样,尝尝青花瓷。”

     “少喝白酒。”

     “今天特殊。”

     “好吧,干喝不好,我给你叫俩菜下酒。”

     “嗯,干炸丸子来一个。”

     “蔡老板今天进的小黄鱼很新鲜,炸得酥酥的。你等着。”

     梅梅自到后面厨房端菜,小张擦着杯子过来,“书瑜哥,今天气色不错哟。”

     “我哪天差了?”

     “今天特别的神清气爽。是不是梅姐伺候的舒服?”

     “少跟我逗贫。她忙着婚礼的事儿,你多帮她些。”

     “那肯定喽,哥你放心。”

     “丸子趁热吃。”梅梅端着个大托盘过来,上面四盘菜除了素丸子,小黄鱼,还有花生米,酱肘子。

     梅梅自己打了杯拼命三郎啤酒,“看不出你这么会揽生意。”

     “是红包的动力,不过我要忙了。”

     “忙是好事,注意身体。”

     “必须的。”书瑜朝梅梅眨了眨眼。

     梅梅捏着书瑜的下巴,将他拉近,“细水长流。”

     书瑜带着猪油的嘴吻了她一下,“听老婆的。”

     李蕾和萧宏前后脚进来。

     “小贺呢?”

     “忙着他那个游戏中心的事儿,我好几天没见他了。”

     “蕾姐,明天拍婚纱照,提醒他一下。”

     “行。”

     “你们丫去哪儿照?我和彩虹的都是室内的。”

     “摄影师选了两个地方,明天是去箭扣长城。我看了样片,喜欢他的取景,人景相融,刚柔并济,很好看。”

     “外景好,我想补拍呢,一是我自己画的跟猴子似的,”

     “我看更像二师兄。”

     “反正就是他妈的一个丑,彩虹那时怀着大壮,壮实,她也不满意,明儿我们一起凑个热闹吧。”

     “好啊,明儿一早七点出发。”

     “那我给彩虹打个电话,把礼服翻出来。”

     萧宏自去打电话,李蕾要了一扎黑珍珠,“这黄鱼好吃,再来一盘。”

     “蕾姐,我也是好几天没见贺楠,上次约着去打枪,他临时撤了,他还顺利吗?”

     “还好吧,他没说,会缺钱吗?”

     “不言语大概是遇上事儿了,明儿我问问他。”

     “也好,他瞒着我的事儿,说不定你们兄弟之间好说。”

     “嘿,你们喝什么?”萧宏打了电话回来。

     “我的是青花,你也来点儿?蕾姐那黑啤也不错。”

     “我来白的吧。哎?我刚才看见小黄鱼,怎么转眼没了?”

     “你不看跟谁坐一起?蕾姐看上的菜,你就别想了。”

     “你们嘴都挺刁的啊。黄鱼有的是,我再去端两盘,谁还想添点儿什么?还有办个小时热菜才上呢。”

     “那来个麻辣牛肚,和猪耳朵。”

     “我帮你。”书瑜替梅梅拿了大托盘。

     他们前脚走,童一军后脚进来。

   “颖姐好些了?”萧宏和李蕾梅梅都关心胡颖的伤势。

     “好多了,谢谢。”童一军脸上没有丝毫释重的喜悦,“葛律师不在吗?”

     “他在洗手间。”

     “哦,那我去洗个手。”

     童一军洗了手,慢慢擦干,看见书瑜从蹲坑出来,“小葛,我能单独和你聊两句吗?”

     “哎哟,老童!颖姐出院了?”

     “她回她父母家住了。是这样,我和亚兰的合同后天到期,杨德兴,他秘书,会计,谁也不提付款一事,老杨这几天还回他老家了。你说,如果他们赖账,我有多大把握告赢?”

     “喔,你是为这事儿来的?非得在厕所里讲吗?别这么紧张,解决不了问题,我的朋友们也可以帮忙想办法。走吧,先吃点儿喝点儿。”

     “这个事情,”

     “蕾姐和宏哥算是搞信息情报的,他们知道的比你我多些,听听他们怎么说。”

     “你丫便秘呀?怎么去这么半天。”萧宏不管不顾,大声嚷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