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八十五 机遇十五

“和解?我当然愿意,从一开始我就说和为贵。”黄绍江马上同意,“我向老大请示一下。”黄绍江抱歉地笑了笑,“还有小老大,振捷有决定权。”

     “老黄,我可是忍你忍到了今天,别再装了。”

     “小葛,我没有骗你耶,你知道我在黄氏集团里是没有任何发言权的,以前一直是黄锦江一手遮天,慢慢的就是黄振捷的天下。”

     “你既然这么说,我先不捅破你。我只是告诉你,别在我面前提你做为中国总经理多年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管。你和产业链上的公司没有任何联系?”

     “有是肯定有,需要我应酬的,我当然要出面。”

     “哼,好吧。老魏告你们暗地里挖人,偷技术,都是真的了?”

     “没有暗地里,小葛,这种事情天天发生,不止我们一家公司,人都是要往高处走的,对吧?老魏用人太过,天天加班,把人累跑了,我怎么能断了人家的生路呢?”

     “你还成了大救星了!你们和老魏玩儿的是不同的东西,不是偷技术是什么?”

     “这个问的好,涉及到技术领域,我就没有发言权了。我可以把Eric叫来。”

     “所以你又推得一干二净?”

     “不是我找借口,一提技术我就头疼,所以我真的不懂,也不想懂。这个振捷和三哥经营理念不同。锦江的经营管理是利用他对业务的精通,将现有产品做到高质量,也就是纵向发展,而振捷走的是精英管理,是横向发展,拓宽企业的经营范围。”

     “你是暗示黄振捷挖人偷技术?”

     “振捷也不懂技术,他是学管理的,可他在华尔街混了多年,这次是带着资金来夺权的。”

     “夺权?从他老子那儿夺权?你们家这可是堪称豪门恩怨哪!”

     “豪门称不上,恩怨是有的。”黄绍江朝书瑜眨了眨眼。

     “你是真赞同小黄?还是只因为抗拒老黄?”

     “振捷来拉我的股权,他说的天花乱坠的,我是往前看,我说过,将来是年轻一代的天下,我自然支持振捷。”

     “他信任你?他会留你继续管理中国的产业吗?”

     “我还没走呢,就想我了?”

     “我操,你丫想什么呢?”

     “我付你不少律师费吧?光聊天就能挣钱,你不想留住我吗?”

     “噢,噢,你是说,嘿嘿,我以为,”书瑜自嘲地笑了笑,“那个,老魏要一千万赔偿,你们打算出多少息事宁人?”

     “以我的估计,五百万是底线,当然,”

     “老大和小老大拍板拿主意,你丫他妈的比泥鳅还滑,操蛋,我知道了,再也不问你了。”

     “探出底线了?可以不谈工作了吗?”

     “干吗?轰人了?”

     “没有没有,振捷也是健身狂人,他觉得公共器械不卫生,我,我们能去你家里吗?”

     “不行。”

     “就几天,案子一了结他就回美国。”

     “不行。”

     “你计时我付费呗,算双份儿。”

     “我不缺这点儿钱,”

     “三份儿,付给小樱的清洁劳动,帮帮忙啦。”

     “你有什么阴谋?”

     “老童,太对不起了,今天早上一个事儿接一个事儿,啊?噢,解决了就好,祝贺你,晚上?不用客气,哦,好吧,好,再见。”

     挂了电话,书瑜舒了口气,总算有些好消息,童一军拿到了亚兰的付款,电话里声音都带着得意,请书瑜在悦茗轩吃晚饭。

     回到家,看见梅梅依然坐在大槐树底下,“梅,蕾姐怎么说?”

     梅梅摇摇头。

     “什么都没说?”

     “蕾姐说小楠不承认出轨?”

     “我相信他。”

     “你信他没用。”

     “叫他起床,好好审他。”

     贺楠蓬着头睡眼惺忪地坐在饭桌上,看书瑜和梅梅都没有动筷的意思,咽了口水,把筷子放下。

     “小楠,你和郭美美是怎么回事儿?”

     “婷婷。”

     “什么美美娇娇婷婷的?说。”

     “我在工地睡着了,婷婷亲了我,我跑回家,被蕾蕾看见口红,我解释不清,她不听。”

     “就亲了一下而已?”

     “哥,我是被亲的。”

     “你若是平时不招不惹,她亲你干吗?”

     “姐,我冤啊。求你和蕾蕾说说。”

     “蕾姐不是小肚鸡肠的人,你跟我们说实话。”

     “哥,你见过郭婷婷,我们很久很久以前交往过三个月,然后就是普通朋友了。我,这段儿,我没跟蕾蕾提过,”贺楠看看书瑜,又看看梅梅,低头低声接着说,“我觉得没有必要。”

     “我就说不会是空穴来风!你们是在一起创业,旧情复燃?怎么说你呢?找谁不好找小郭?”

     “都是朋友呗。”贺楠依然低着头。

     “小贺,我再问你最后一次,有没有欺骗蕾姐?”

     “没有!我发誓!”

     “好,我信你,吃饭吧。”

     “蕾姐,我是书瑜,想跟你聊聊,现在,悦茗轩?好,待会儿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