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八十六 机遇十六

李蕾并不像书瑜预期的那样失落,甚至婚纱照片上明显的蹙眉都消失了。

     “蕾姐,你没事儿吧?”

     “怎么?看我哭天抹泪的才正常?”

     “没有没有,那可不是蕾姐的做派。”

     “这才像话。哎,谢啦。”

     “应该的。蕾姐,贺楠跑我那儿发誓没有做出对不起你的事,这个我可以担保他没撒谎。”

     “我想了很久。”李蕾咬着嘴唇沉吟了片刻,“我不能和楠楠结婚。”

     “蕾姐,你,你这是干吗?”

     “别急,我可不是一时的冲动。”李蕾喝了一大口啤酒,抿去白沫,“楠楠人不坏,努力上进。可他太年轻,你别乐我,楠楠是我第一个男朋友,我们是一见倾心,有着那种冲进彼此的激情,他人年轻,我心理年轻。”

     书瑜看着李蕾,她真的像只有二十多岁样子,岁月没有在她面上留下痕迹,“这我理解,我现在的心理和十年前没什么两样。”

     “楠楠让我成熟了。”李蕾笑了起来,“这件事让我静下来仔细想了想,我爱过他,可我们不适合彼此,放他走是最好的结局。”

     “蕾姐,你说的太绝了,你们这叫磨合期,小楠是个好孩子,给他个机会,好不好?先让他在我那里住几天,你们再见面,冷静地交谈一下。如果那时候你还不能原谅他,那就,真的结束了。”

     “还是你想的周全,梅梅的主意吧?楠楠敬仰你,你说什么他都听,在你家住着我就放心啦。”

     “你关心他就有希望。”

     “书瑜,我和楠楠认识一年多了,我难道就不能像关心个小弟弟一样关心他吗?”

     “小弟弟?蕾姐,没有这么快吧?刚才,刚才你不是还讲冲撞啦,激情啦。”

     “嗯,我们曾经真的是惊天动地过,海誓山盟要过一辈子。可是刚刚发生的,给我们的关系造成了裂痕,而这个裂痕是无法修复的,勉强凑在一起会被这个裂痕折磨,只能给对方造成伤害。我不想,不想失去曾经有过的美好。所以,现在结束最好。”

     “哎呀,蕾姐,其实没有那么严重,现在开放了,男人不在乎,女人也不在乎,只要你和小楠在一起,”

     “不是在乎不在乎的事儿,我和楠楠之间的隔阂太大了,我们相差十几岁,要说没有代沟,那是自欺欺人,我想通了,真的想通了。现在分开是对两个人都负责任。”

     “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小楠没有任何希望了。”

     “不是这样的,楠楠年轻,最有希望的应该是他。”

     李蕾离开后,书瑜一看时间,童一军大概一会儿就到,干脆就留在悦茗轩等待,给谢鹏飞打个电话,通报了黄家愿意赔偿的金额。

     谢鹏飞不希望这个案子再拖下去,召集双方明天开会,商议和解的条款,让书瑜明天必须到场,一旦黄魏两家达成共识,马上起草文件签字。

     书瑜盯着电话上梅梅的号码,犹豫是不是和她聊聊,他无法明白李蕾的决定,难道女人都是这样想的吗?他想问问梅梅,可一时不知如何开口。更重要的是,如果李蕾贺楠退出,他和梅梅的婚礼还能如期举行吗?要不要明天先去民政局?

     “梅先生!”书瑜的思路被泥儿的吆喝打断。

     “噢,你好。”

     “太好你在这里,”泥儿的中文大有进步,“我有一些新啤酒,你尝尝。”

     不一会儿,泥儿端着个托盘,上面四只小杯子,两杯淡黄,两杯淡红,“红的先。”他自己先拿起来,一口喝光。

     “这个像我小时候喝的小香槟。”

     “草莓做的。”

     “不赖,可不太像啤酒。”

     “女士们喜欢。”

     书瑜拿起黄的,喝了一口,“酿坏了?成醋了。”

     “酸啤酒,欧洲最火的。”泥儿虽然发音不准,却会用时髦词儿,“酿造时间长,最贵的。”

     “把你的下等淡酒拿来我吃吧。”书瑜记起小时候看到李汝珍书中描写酸酒一段,笑着调侃泥儿,也没指望他听懂。

     “酸啤酒是从比利时起源的。”泥儿开始了他的啤酒酿造史教育,口音加上词汇量有限,书瑜听得一头雾水,正发愁怎么打发泥儿,看见童一军进来,“哎哟,我朋友来了,他英文好,你跟他聊。”

     “小葛,你早来了?”

     “老童,这位是泥儿,”

     “我认识他,我们是同事。Hello,Neil。”

     “嗨!我怎么把这茬儿忘了。”

     “你好,Tony,啤酒?”

     “No, thank you, I don’t drink。”

     泥儿一听童一军不喝酒,有些失望,“噢,梅先生,你换大杯吗?”

     “好,不过还是黑啤酒更对我的口味儿。”

     书瑜喝了一大口黑珍珠,“老童,亚兰的事情结束了?准备回美国?”

     “不是没费一番周折,”童一军皱着眉,挥了挥手,“经过这一个月的了解,我认为中国不适合高科技创业,哪儿也比不上美国。”

     “唉,可惜。”

     “可惜的是你们中国,”童一军额头上的青筋又跳了起来,“都是大都会表面的浮华,没有真正的科技,净是一些,”童一军朝泥儿微微努了努嘴,“混钱的骗子。而像我这样有真技术的人,报国无门。”

     “可惜可惜。”

     “没有人才不说,更可恨的是杨德兴这种骗国家钱的人。”

     “没有实据不好轻易下结论吧。”

     “我一走,亚兰没有懂大数据的人!别说亚兰,全中国都没有,搞什么搞,什么是大数据都没有搞懂。”

     “可不是嘛,所以国家才出资开发,反正钱多,大把扔出去,没准儿就能砸着一两个。”

     “是,是,就是太浪费。你说我留下来继续寻找创业机会可行不可行?”

     “留下挨砸?呃,这个,你比我更清楚吧,我没资格建议。”

     “你不懂技术,不怪你,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

     “哎,你太客气了,小意思,举,”书瑜用一口黑珍珠把举手之劳冲回肚里。

     和童一军的饭吃得无滋无味,喝了太多的啤酒,书瑜有些头疼,和梅梅打了招呼,先回家休息。

     书瑜一进门,发现四合院里最热闹的地方是厨房后面的小健身房。

     “哟,你们都在这儿?”

     黄绍江和黄振捷都是短裤跨栏背心,“书瑜,回来了。”

     贺楠一身运动装,“哥,我在学搏击,黄先生很厉害。”

     “振捷更厉害些,他喜欢这类动手动脚的运动。”

     “我是跆拳道红带,可自由搏击更有实用意义。”

     “哥,你来试试?”贺楠说着,摘下手套。

     书瑜看黄绍江胳膊上带着护板,“好,小黄教教我。”

     “我先教你几个拳法,你这地方小,不能练腿法,以后熟练了,能掌控了再练。”

     书瑜换了衣服,戴上手套,振捷教,绍江陪练。书瑜有些底子,好久没练生疏了,振捷指点几下,很快就上手,看着黄绍江泥鳅一般的笑脸,手上力量加大了几度。

     “哥你悠着点儿!伤腿别吃力。”

     “早好了。”书瑜今晚要发泄,“换你上来挨揍。”

     “哎。”贺楠痛快地答应着,戴上护板。

     黄绍江给贺楠指点,黄振捷帮书瑜,刚才被童一军和泥儿前后教训了一番,为贺楠和李蕾调和又失败了,书瑜窝了一肚子火,看贺楠站在面前,拿他来当个出气筒,一阵子狠揍,哪管什么拳法。

     好在书瑜体力不支,贺楠少挨了几下。

     忙累了一天,书瑜洗了澡,爬上床,马上睡着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