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八十四 机遇十四

书瑜吓了一激灵,“什,什么?”

     “书瑜,你不觉得我们生活里缺了点儿什么?”

     “没觉得呀,我们都健康,有朋友,有工作,有房子,有钱,有,”

     “你和我之间, 我们多久没聊天了?”

     “一直,现在不是在聊吗?”

     “聊正经的,有意义的?”

     “梅,你不是因为昨天晚上吧?偶尔嘛,哪儿至于,”

     “这正是我要说的,要么见不到你,要么见面除了做爱,没有其他交流。”

     “我不懂你想说什么,咱们不就是这样过日子么,吃喝拉撒睡,这样吧,等我忙完这个案子,我日日夜夜陪着你,咱就聊天儿,行不?”

     “书瑜,我没有说这是你的错,是我,”

     “都是我的错,你没有。”

     梅梅垂下眼,沉默半晌,“你起吧,我去北海公园走走。”

     书瑜探过头去索吻,“你好点儿啦?”

     梅梅站起来,“起吧,热水早就烧好了。”

     书瑜双手枕在头下,想了几秒钟该怎么更多地和梅梅交流,梅梅又回来了,“你看谁来了。”

     贺楠站在门口,“哥。”

     “哦?你怎么来了?”

     “我有事儿找你们,你得帮帮我。”

     “小楠,让书瑜先起床,我们在客厅坐,吃早饭了吗?”

     “没,没有。”

     “那就去厨房,趁热吃,走啊。”

     书瑜匆忙洗漱了,到厨房一看,贺楠把小崔那份儿早餐吃得一干二净,小樱又给他加了三个荷包蛋,放在桌上,“年轻就是胃口好。你吃吧,不够我再煎。”

     “谢谢小樱姐。”

     书瑜和梅梅坐在边上看着他吃完,“什么事儿一大早儿跑过来?说吧。”

     “蕾蕾,她把我轰出来了。”

     “什么?!”

     “为什么把你踢出来?”

     “她说我整天不在家,反正也不需要我,还我个自由。”

     “你是整天不在家吗?”

     “我不是忙着创业呢吗?有时候晚上就住在雁栖湖那边。”贺楠的话底气不足,越来越低。

     “你一个人住?”

     “不是,合作伙伴,有时候。”

     “男的女的?”

     “梅姐,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女的?小楠,你怎么想的!”梅梅拿出手机,“我给蕾姐打个电话。”

     书瑜瞪着贺楠半天,“蕾姐是我的好朋友,你要是欺骗她,我不认你这个人。”

     “我真没有!哥,”贺楠急出了眼泪,“我们的投资被人卷走了,别跟梅姐说啊,我不想让蕾蕾知道。我们是真的在想办法撑下去,脏活儿累活儿我得自己干,太累了,就睡在工地上。”

     “卷走多少?怎么这么天真?”

     “二十万。哥,吃一堑长一智,我算是知道什么人不能信了。”

     “二十万买个人生教训,还不算太贵。”

     “只有你懂我,哥,我能在你客房里睡会儿吗?”

     “不行!去给蕾姐打电话讲清楚。”

     “求你啦,哥,我一宿没睡,现在脑子不清楚,说错了话,更没法挽回了。”

     “你怎么总有理?好吧,去睡会儿吧。”

     书瑜把贺楠安置好,看见院子里大槐树下,梅梅悄声打着电话,突然想起自己的手机这一早上一直关着,回给童一军的短信还没发出去。

     打开一看,果然童一军又来了一串儿微信。

     正要打开看,谢鹏飞的电话进来,“鹏飞。对不起,忘了开机。啊?哦,哦,好,我马上过去。”

     书瑜长长叹了口气,“菩萨慈悲,都怪我上香时不虔诚,怎么突然这么多倒霉事儿呢!”

     他朝梅梅打了个手势,“我得去趟嘉信。蕾姐怎么说?”

     “你先去忙,回来再说。小楠呢?”

     “客房,睡了。那我先走了啊。”

     谢鹏飞在办公室等得不耐烦了,“我今儿早上看到这篇报道,这儿,有关SVM的。”

     “我看不懂英文啊,说的什么?”

     “这是在财经新闻上看到的,很短,一共就四句话,说SVM的高管透露有关芯片一事己方确有不实之言,SVMC有望赢得官司,股票有回升趋势。这不过是昨天的事儿,怎么马上美国就有报道?你看见有记者在场吗?”

     “没有哇。所以要么魏家要么黄家故意透露出去的?”

     “肯定是魏家喽,这不,股票在涨嘛。”

     “要不是黄绍江傻不拉叽的承认,哎?他有那么傻吗?”

     “他是你的客户,案子也是你揽过来的,”

     “什么意思,老谢?案子是你逼我抢到的,后悔了?”

     “这案子要是输了,那才冤枉呢。”

     “嘉信不该太在乎输赢吧?你不是也在国内媒体上风光了一把?而且这一个弯子一转,你多赚好几天的钱,叽歪什么!”

     “嘿,你倒是会辩,让你做文案太屈才了。”

     “我他妈什么文案?你不愿做的事儿都拽给了我,”

     “得得得,红包你捏好吧。下面我是想怎么说服对方和解,你说说看。”

     “没想到你惦记我的红包儿,什么时候这么抠门儿了?”

     “太丢面子了。”

     “亏你还是个资深大律师,哪儿来什么面子?”

     “说你呢,你要是没脸皮,去找黄家那俩探探底儿,赔多少是他们的底线。”

     “好吧,不过,”

     “不过什么?”

     “事儿成了你得给我加奖金。”

     “我没扣你就不错了!还要加码。”

     “我结婚缺钱呗,要不你给我凑个整,红包加奖金,二十万。”

     “去找老黄要去,他们愿意赔钱和解,律师费你我对儿劈,你自己算账去。”

     “说好啦,别到时候赖账。”

     “出去干活去。”

     “怎么对待员工啊,连口水都没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