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八十 机遇十

原本去晦气的二人拜佛,变成了浩浩荡荡的进香大军。除了饭桌上的这几个人,彩虹抱出了大壮,泥儿带着不知第几任女朋友也凑热闹。

     书瑜骨折的腿不敢多走路攀爬,勉强坚持到大雄宝殿敬了香后,就在偏远角落台阶上坐着休息,仰头看山看树。

     彩虹推着婴儿车和书瑜坐在一起,李蕾喜欢大壮,看彩虹拿着奶瓶喝奶,顾不上游玩,抱起孩子,边溜达边喂奶,和彩虹书瑜聊天。

     “哎,我说彩虹,你对那个老童什么态度,他招你惹你了?”

     “这种渣男,谁稀罕他!”

     “怎么回事儿?你怎么知道他渣?”

     “嫂子,要是他对你干了什么,看我揍扁了他!”

     “不用你,我就能把他揍扁。你不知道他是怎么对待颖姐的,那叫家暴。”

     “你怎么知道?胡颖说的?”

     “对呀,我们一起逛街聊起孩子,她说她女儿很棒,门儿门儿课拿优,学钢琴,学跳舞,是学生会主席,现在在私立学校读高中,明年就要去读耶鲁大学,老童的工资根本不够付私立学校的学费,人家颖姐一人供着女儿。”

     “不可信,老童是博士,是专家,难道还挣不过胡颖?她干吗的?”

     “她在大学里做文秘,干了好多年,人脉广,很多国内考察团去那边都是她帮忙联络,挣好多外快呢。”

     “她能干,能挣钱,不等于老童渣吧?一家人里总会有人挣的多点儿有人少点儿。”

     “老童看着紧着呢!老童在家管钱,颖姐以前没工作时,连零花钱都没有,现在颖姐买什么,油盐酱醋的,老童都把账单儿看个底儿掉,颖姐接待考察团,接触什么人他都盯着,”

     “听起来胡颖是个怨妇啊。”

     “你不觉得老童管得太宽了吗?他现在没颖姐挣的多,开始嫉妒,闹着要海归,回来干嘛?一没人脉,二没钱脉。”

     “嫂子,你就听胡颖一面之词,老童就是有点儿抠门儿,哪就到家暴的地步。”

     “我看也是,我听上去胡颖有点炫耀呢。”

     “啊?你们没觉得老童过分了?”

     “谁都像你?小萧把你宠坏了。”

     “没有的事儿!我们家是萧宏管钱。”

     “可你管着宏哥。”

     “我们那叫爱情。”

     “老童那是另类的爱情,我看胡颖挺享受。”

     “你们真这么看?”

     “我看不出家暴,刚才不是还手拉手的?挺恩爱呀。”

     “手拉手可能是给外人看。”

     “书瑜,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

     “哎哟,大壮吃饱了吧?”

     “竖起来拍拍,打个奶嗝儿。”

     “你来吧,我手重,怕把大侄子拍扁咯。”

     “哈哈,其实我也不会,都是我婆婆带着。我先拍,打不出来再换你。”

     李蕾彩虹手忙脚乱鼓捣着大壮,书瑜很享受看着,想象着换了梅梅会是个什么样子。

     贺楠从上面的文殊院跑过来,“哥,彩虹姐,胡颖姐从台阶上摔下来了。我和宏哥送她去医院。蕾蕾,你开车带嫂子他们回家吧。”

     “啊!摔的重吗?”

     “还好吧,头上有点儿流血,手腕子崴了。”

     “哦,那快去吧,山路不好开,别着急。”

     “哎,知道了。到医院再打电话。”

     三个人看着远处围着的一堆人,估计是跌倒的胡颖,“唉,上点儿年纪了就得当心,可颖姐不像很笨拙的样子呀。”

     李蕾瞥了一眼书瑜,书瑜摇摇头。

     一会儿,梅梅,泥儿,和他的女友过来,“你们知道吗?胡颖摔了个跟头。”

     “知道了,怎么摔的?你们看见了吗?”

     “没有啊。他们夫妻俩在一起玩儿,我们都在看帝王树,然后就听有人喊摔伤了,没想到是颖姐。”

     先把彩虹大壮送回家,李蕾开车送书瑜和梅梅回四合院,萧宏和贺楠也从医院过来。

     “左腕桡骨摔裂了,还有些轻微脑震荡,留院观察两天,应该没大问题。”贺楠向大家交代了一番。

     “那就好,”书瑜犹豫了一下,“只是时间上非常凑巧,但愿就是凑巧吧。”

     “说什么?”

     “什么意思?”

     大家都追着问。

     这也提醒了梅梅,她吸了口气,“你不会认为他知道她想离婚?”

     “谁想离婚?”

     “虽然彩虹说的什么都得打折扣,宏哥,我没有贬嫂子的意思,蕾姐也听到了,童一军是个控制欲极强的人,似乎有过家暴,胡颖在事业上经济上都强一头,如果她这时候提出离婚,那不是把老童逼到墙角了?”

     “我也不想把人往坏处想,可书瑜说的这些确实挺可怕的。”

     “但愿老童不是我们想象的这种人。”

     “我那天和老童聊了聊,回家后查了一下这个亚兰和杨德兴,有个信息引起我的注意,不知道和老童泥儿这些顾问们有没有关系。”

     “蕾姐,什么信息?”

     李蕾掏出手机,“听这个,这是北京市政府为发展高科技出炉的优惠政策,比如这个,企业和项目经评审可获得最高两千万元的创业扶持资金,还有,最高七百万元的科技重大专项支持经费及税收优惠政策,引进的高层次外国专家经评审给予最高一百万元的年薪资助,等等等等,亚兰是申请扶持资金的企业之一,而且进入了最后一轮的评审。”

     “啊,原来老童这些顾问们是亚兰引进的高层次外国专家。”

     “问题是,”李蕾敲了敲,“这类扶持资金政府没有追踪审核,两千万申请到了以后究竟用在什么地方,有什么成果,政府企业两不负责。”

     “也就是说,国家的钱都进了杨德兴的私囊?”

     “难怪只聘用他们一个月,用完就打发了。老童还抱着希望杨德兴投资他的公司呢。”

     一大早,书瑜被电话吵醒,“谁呀?哦,谢大律师,这么早!什么急事儿?是,是,啊?好,九点见。”

     谢大律师,谢鹏飞,书瑜在嘉信的老板,把书瑜叫到了办公室,也不打招呼,劈头就问,“黄绍江是你的客户,对不对?SVM要打个大官司,怎么没嘉信什么事儿?”

     “噢,SVM是黄绍江家的公司,跟他没关系,呃,也就是说,和嘉信没关系。”

     “把他拉过来就有关系了。”

     “可黄绍江是有意躲着,我可没有可能抢,SVM用的谁?”

     “诚信。”

     “你的宿敌,我说呢,你干嘛要抢。”

     “去争取一下,事成给你个大红包。”

     “SVM在打什么官司?”

     “这就是你要干的工作,去去去,去找黄绍江去。”

     “哎,我连口水都没喝上,就轰人了?”

     “工作要紧。”

     “记住我的红包,别食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