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六十一 背影十二

葛林把车停进车棚,见书瑜拄着拐杖站在门口,“一切正常?”

“嗯。”

“放开他,过来帮我搬东西。”

葛林买来不少东西,两箱冻牛肉,几盒鸡蛋,一扇五花腊肉,几块奶酪,一袋土豆,几袋干豆子。

书瑜一看豆子,胃里直泛酸,“没青菜?”

“Joe,these are great!I love you man。Let me be the chef today。We should take turns to cook。”

葛林看看书瑜,又看看Faurot,“You are in good mood。What happened?”

“Nothing。What?You think something should’ve happened?”

“You tell me。”

“看我干吗?”

“没什么,你们俩相处不错啊。”

“我们大眼儿瞪小眼儿,谁也听不懂谁,有什么不好相处的。”

“那就好。”

 

Faurot的厨艺比葛林强多了,牛排煎得嫩滑,撒上盐和胡椒,扣盘子里入味儿,土豆腊肉切丁生铁锅里炸熟,浇入鸡蛋液,铺上一层奶酪,入烤箱烤到奶酪冒泡。

装盘上桌,Faurot开了瓶红酒,三个男人坐下,一声不吭,举起刀叉开吃。

书瑜好几天没吃到像样的东西,这餐吃得有点要落泪,“发热,你荣升大厨了。”

“Agree。Not bad。”

“Of course,I’m a French,we French know how to enjoy life。”

“Now let’s take a tour of this land。书瑜,带上你屋里的毯子。”

“干吗?”

“出去转转。”

 

三个人坐进一辆越野车,葛林装了一桶汽油,一直随身带着的两个扁盒子也放车里,Cooper和Buster跳上车,挤在Faurot边上。沿着柏油路出了大门,向左一拐下了石子路,朝荒野开去。

“这个庄园大概有六万多亩地,除了房子那边有管理,大部分都是无人烟的地方。地界有的地方有铁网,有的地方是沟壑,没有严密的防护。平时没事儿,现在我们在这里藏身,不得不防,周围转转,看看有没有可疑的车轮印儿脚印儿。”

“防谁?”

“谁都防,流浪汉,警察,毒贩,联调局,发热。”

“联调局?有内奸?白夏提?他知道这儿吗?”

“不知道,否则我不会带你来。”

“然后呢?总不能长期藏在这儿吧。我可不想和发热过一辈子。”

葛林扭头看了看儿子。

“我就是想回家,四合院舒服,炸酱面好吃。”

“书瑜,现在的情况是,”

“我知道现在的情况。你发慈悲心也不能放我走,否则就暴露这个地方了。可我这人是打死你我也不会招供的。”

“我明白你的心情。书瑜,你年轻,不知凶险。”

书瑜拍了拍腿上的石膏,“你说这个?”

“我说的是吕家良。”

“你还替多少人报过仇?双手沾满鲜血?”

“你把我想成什么了!”

“那你是什么?伸张正义除暴安良打击邪恶?”

“Hey,guys,I’m here too。”

葛林,书瑜都回头看着坐在后排发热,发热极其夸张地做出不耐烦的表情和动作,马上看出前面二人的神色是不想被打扰,只好无奈地摇摇头,拍着Cooper的脑袋,“You are a good boy。”

葛林回过头来,“这世界上不是没有坏人,安居乐业的前提是有个人人遵纪守法的社会。”

“我没那么高的觉悟,我不想拯救世界,我只要和老婆平平安安过日子。”

“好,我不强求。给我点时间安排好,相信我,我会保护你。”

黎文墨也是这样说的,书瑜被用来演苦肉计道具时,母亲就是这样向他保证的。书瑜怀疑地看着葛林。

 

联调局的会议室里,几方的人在听阿林顿汇报情况,“这是我们在蒙州的安全屋,白夏提负责保护的证人是Faurot。他人已经消失,房子里被翻了个底儿朝天。”

阿林顿换了几张照片,“周围几家邻居有安装门眼的,这些是录像截图。大家认出这辆皮卡吗?”

“Yabumoto的!”小明马上认了出来。

“不错。正是那辆皮卡。Yabumoto的目标是Faurot,绑架葛先生和Faurot,这就和白夏提在北京办的案子联系在一起了。这背后黑手是克鲁斯。

“克鲁斯是墨裔毒枭,他从大西洋赌城起家,转战纽约,后来成为科州蒙州一带最大的毒贩,和当地的黑帮勾结沆瀣一气,对当地治安造成巨大破坏。他是联调局十大通缉犯之一。”

“那么,Yabumoto劫持了Faurot以后的去向呢?”

“目前为止还不知道。”

 

“布尔森,我能和你单独谈谈吗?”小明散会后又拨通了布尔森的电话。

“Ming,发生了什么事?”

“你注意到门眼录像上的日期了吗?”

“你等等。”布尔森马上调出来查看,“Ming!你发现的太及时了!”

“你怎么看?”

“从时间上看,Mandy被害的时间是在皮卡出现在安全屋的时间后面,葛先生或Yabumoto绝对没有作案时间。”

“可以排除葛先生的嫌疑了?”

“当然。可是,可是,那么Mandy的谋杀就是巧合了?”

“世上没有什么巧合。”

“明白了。你怀疑领事馆的人?Ms May呢?”

“梅梅是完全不可能,我想办法劝他们几个人先回北京。领事馆呢,也没有必要事事参与,到目前为止,只是做翻译而已,我和你交流暂时还没有障碍,有必要的话我们这边有专业翻译。”

“Ming,谢谢。”

“你那边呢?”

“你是说阿林顿?”

“不光是阿林顿。”

“我的人?不可能!”

“别那么护犊子。布尔森,想想看,如果Yabumoto劫持了Faurot,他有必要翻查房屋吗?

“你是说另有他人?”

“我认为最大可疑人是克鲁斯和他的黑帮,我们,你们,你们那里有人第一时间给他通风报信。”

布尔森不得不点点头,“有道理。”

“我给你时间找出内奸。但同时,你我两人之间要建立直线联系,有些情报就必须停留在这层面,以免造成更多无辜的伤亡。葛是我的同事和好朋友,我不想让他有任何意外。”

“明白。我会尽全力。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你随时都可以联系我。”

 

小明马上留言给梅梅,“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商量。收到后马上联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