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六十七 背影十八

葛林看着手中的电话,犹豫了一下,走到屋外接听。

书瑜和发热对看一眼,都摇了摇头。

葛林两分钟后回来,“我们马上撤。你答应别再乱吼,我就撕开胶条。”

书瑜点点头。

“谁来电话?”

“纽约联调局。”

“你不是说这儿没手机信号吗?有没有真话?”

“卫星电话。书瑜,我答应老黎保护你安全。你又这么怕死,听我说完,你不信任我,没你的帮忙,我还得看着他,确实没法干。”

“你才怕死。”

“是缜密,光靠蛮力我哪能活到今天。”

“怎么左右都是你有理?现在呢?”

“我带你先躲起来。我也不想直接面对,我只用对讲机和联调局沟通,交代一下我的布防。同意吗?”

“不同意又能怎样?”

还是那些装备,汽油,老酷小巴,扁盒子,外加飞行器,葛林装好了越野车,“走吧。”

“他呢?”

“留给联调局,要么Cruz,看他运气。”

发热呜呜叫着,头上青筋暴起。葛林撕开他嘴上胶条。

“Joe,please,take me too。You promised。”

“I lied。”

“10,I give you 10 million dollars!Please?”

葛林带着书瑜藏身的地方是个不大的山洞,“这里地势高,望远镜可以看见庄园里的情况,夜视镜探测不到我们体温。放心了?”

“问我干嘛?”

“不是你要躲起来吗?”

“我没说。我一大老爷们儿,窝在这儿?”

“别嘴硬了。无知无畏叫傻。”

“那你刚才还逞能呢。”

“我是做好了准备,就是没算到你的胆怯。”

“我凭什么冒这个险?干我个屁事儿?”

“好好好。我明白啦。”

“所以还是为了钱。两百万不干,一千万就行,还跟我这儿装什么正义。”

“不是什么都跟钱有关。书瑜,我是不该把你和老黎也牵扯进来,知道他们,”葛林朝窝在洞里的发热看了一下,“知道他们用艺术品拍卖行洗钱的时候,老黎是最佳选择。你,而你是因为,因为我不想老黎冒险。”

“以后别再惦记了,我们不认识你。”

“我道歉。”

“不用,我不接受。”

“照顾好老黎。”

“关你个屁事儿?”

葛林无奈地摇摇头,给书瑜盖上毯子。然后坐在洞口拿着望远镜朝庄园方向张望。

布尔森带人分三拨,左中右掩护着,悄悄摸进村来。确定没有埋伏后,两两一组分散开去,占领了高处和要道。余下的人搜索。

Perry先发现了对讲机,“Sir,here is the walkie-talkie and a note。”

布尔森接过来,“Yabumoto,come in。”

葛林从望远镜里早看到这帮人,等了一会儿,再没有人来,才回答,“Yabumoto。”

“Where’s Faurot?”

“He’s with me。Check around and follow my notes。You’ll find ammunition in the horse barn。I’ll call Cruz in an hour。Get ready。Over。”

“I need Faurot alive。”

“He will live。”

“And Mr. Ge?”

“He’ll live too。”

“There is something you need to know。”

“One hour。Get ready。”

“这本来是我的位置?”书瑜接过葛林递过来的望远镜,向庄园及周围观察一番,“狙击手埋伏在这里,任何偷袭都逃不过。”

“不错,我是计划你在这里观察,通过对讲机告诉我对方的位置,我逐个干掉。可惜。”

有其父必有其子,虽然没受过他一天的教育,“算了吧你。从一开始你就想让联调局在下面的前线,你在上面,躲这儿。”

“那是最佳方案,我把Cruz引到这些地方,我们都撤到安全高地,剩下的事儿是联调局的。抱最大的希望,做最坏的打算。”

“出乎意料吗?”

“有点儿,太完美了,我开始怀疑哪儿出了错。”

“我看不出会有什么问题。”

“哦,什么时候开始相信我了?”

从你挡在发热的枪前那时候起,“不干我屁,呃,这儿真安全吗?”

“安全。”葛林把M24和一箱子弹搬到洞口,“咱们帮他们一把,以防万一。”

“不装消音器?你一开枪,马上就被人发现了。”

“电影看多了?”

“没用过消音器。”

“那玩意儿只能略减些分贝,可枪声还是枪声,消不掉。AR-15 是你用的,给我做掩护。”

“我不杀人。”

“警察也是混的?”

“我是文职。”

“别唧唧歪歪的,拿出个爷们的样子来,就算不得已开枪,也是起个震慑作用,你还不一定打得中呢。”

书瑜抱着枪,看着天光慢慢亮起来,照在葛林的脸上,轮廓渐渐清晰。看了多年父亲的背影,想象过他的样子,和眼前的葛林相差太远了。

“你以后,回去吗?”

“回去?哦,你说北京?那是我回不去的国家了。我还是待在美国养马吧。”

“有他的钱,”书瑜回头看了看歪着头睡着的发热,“你急流勇退吧,干这行太危险了。”

葛林也看了发热一眼,转回头看了书瑜两眼,没说话。

“怎么?到底有没有冤枉你?”

“要有那么简单就好咯。”

“那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非要陷害李建民?”

“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问那么多干嘛?”

Perry注意到西北方向升起一柱烟,“Sir,over there!”

“That’s a flare!They are coming。”

葛林也看到了,马上放出飞行器,“书瑜,醒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