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六十三 背影十四

“梅姐,蕾姐,小贺,寻找书瑜的任务交给专业人员吧。”小明在视频里解释了目前的情况。

“能排出书瑜的嫌疑当然是好消息,可他的处境是不是更危险了呢?

“对呀,糜处长,这已经过去好几天了,联调局有没有尽力哪?”

“放心,我给你们盯着。建议你们先去日本探望黎老师。”

“我,”梅梅左右为难,最放不下的当然还是书瑜。

“小明,案子到底有没个准儿?你让我们走着也不踏心。”

“蕾姐,刚才不是说了嘛,有些我不能透露。我尽力,有消息随时通报。”

酒店房间里的三个人沉默下来。

“我不能,”梅梅低声说,“我不能这样抛下书瑜。”

“我也觉得不能走。小明还真打起官腔,玩儿什么无可奉告?我回去揍扁了他!”

“蕾蕾,不用等你回去,宏哥会再给他一乌青眼。”

“可我们在这儿傻等,小明更不会理睬了。”

“那个齁什么的,”

“Horger?”

“对,齁嗝儿,他不是说可以帮咱们吗?”

“对呀,梅,给他打个电话,看他跟小明讲的是不是一样。”

 

“解释一下吧,你们俩到主楼干啥呢?”

“He did it。He forced me!You can see I was bound,head to toe。”

葛林调出了一段录像,书瑜拄着拐杖,在书房门口探头朝里张望,发热从他身后挤进来,双臂被胶条紧紧粘在身子两侧,只有右小臂露在外面,双腿双脚也粘在一起,跳着往前蹦,两人蹦着擓着,捱到书桌前,发热扭起腰,用右手在键盘上敲打,书瑜在两边抽屉里寻找。

“我不知道他找什么,我只想知道我在哪儿?”

“I can’t get in the computer。It’s password protected,but he found an iPad。”

“藏哪儿了?”

“厨房,没电了,他拿着充电器。”

葛林开始笑起来,书瑜和发热可没觉得好笑,对看了一眼。

“好吧。”葛林笑够了,关了屏幕,“既然我们三人彼此都不信任,那我就强制管理。你们先装一个小时子弹,必须完成一百发,然后吃饭。”

 

书瑜交出了iPad就没再出屋,躺在床上,闻着发热的饭香,肚子里咕咕叫,可书瑜不想动。

葛林端着盘子进来,“别动不动就绝食,起来,像个爷们儿,把饭先吃了。”

书瑜扭过头去,葛林坐在床边,“何必呢。你不该背着我,”

书瑜翻身,抓住葛林的衣领,“你抓我到这儿,你把老黎扔在日本不管生死,你这混蛋!你到底在干嘛?”

葛林垂下眼,“我愧对你们,我是混蛋。”

书瑜愣了一下,松开手,慢慢坐了起来。

葛林把盘子叉子塞他手里,“我是后悔把你们母子都卷进来,本来这么多年了,该过去的都过去了。”

“发生,发生了什么?”

“老黎和我,你知道,我们结婚时我很年轻,十八岁而已,我没受过多少教育。我们是门不当户不对,你姥爷也从来不承认这段婚姻。可老黎是认真的,她大我十岁,我爱她,什么都听她的,若不是特警队的事故,我们可能会坚持下去。”

“什么事故?二十多年前的事儿吧?”

“我们在美国合作训练演习,正好赶上突发任务。有人死了,我背了锅,受处罚降级,提前退了役。”

“结果真成了美帝的走狗,做实了。”

“书瑜,”

“话糙理不糙。”

“白夏提是那个时候认识的,他答应为我找到证人,洗清我的冤案。

“等等,谁冤枉了你,那人姓李吧?”

“嗯。李建民他爸。”

“然后呢?找到了?”

“十多年了,美国的黑帮毒贩也是改朝换代多次,以前的人该死的不该死的,唉,一言难进,反正我就这样滞留下来。

“你不是联调局的吧?”

“你很聪明。”

“是经验。”

“这家女主人是个大善人,帮助了很多人,包括我。可惜,这世上真不是好人有好报。白夏提也是好人,我确实是他的线人,但不在联调局档案上,只要有机会,他提出来,我就出力,算是我对他的报答。”

“你打算怎么报答老黎呢?”

“最好的报答是远离。就像当年你姥爷把我踢出来一样,或许对你和老黎都是好事,特别是你,没有我这样的人影响你的成长。”

书瑜摇了摇头,父亲冷峻的外表下,是极其的自卑。

“那么现在呢?你打算什么时候远离我?”

葛林苦笑了一下,“你相信我吗?”

“不相信,不完全信。”

“好吧。白夏提要保护的这个证人,发热,是整个案子的关键,老白他们为这个案子投入了大量时间和精力,甚至生命。我答应要帮他,帮他最后一次。”

“伸张正义除暴安良打击邪恶。”

“人还是要有信念的,世界上不只有钱。”

书瑜突然想起什么,一激灵。

“有信念那么可怕吗?”

“我只是想起,那个,”书瑜抬眼看着葛林,“会不会引人过来。”

“你干了什么?”

“我,咱们吃汉堡的地方,我让那个女服务员发了个短信。”

“说了什么?”

“实话。”

“什么?!”

“我被绑架到美国。”

“发给谁?”

“我老婆。”

“在中国?”

“北京。”

葛林叉着腰在屋里转了几圈儿,面色缓和了很多,“不会追踪到这里,没有任何可能。”

“那就好。”

“我好奇你是怎么和她交流的呢?”

“我学过英文。”

“看不出。”

“加上肢体语言。”

“难以想象。”

“加上我的魅力。”

“那就更难以想象了。”

“再加上色相,”

“什么?”

“没什么。”

“没什么就好。就怕是,”

“怕什么?”

“怕的是你利用了Mandy,可能带给她危险。”

“什么意思?”

“我多虑了。只不过现在的黑帮更狠毒更无赖。”

“什么样的危险?”

“但愿没有。只是猜测最坏的情况。”

“什么危险?!”

“被打,被杀。”

书瑜只觉得血液涌上脑门,“你还在等什么?你们还要什么审判,要什么证人,你不是要伸张正义除暴安良打击邪恶吗?斩尽杀绝才是正道!”

“你不是说罪不当死吗?”

“打电话问可以吗?问问她是不是安全?”

“如果什么都没发生呢?我们最不能在这个时候暴露自己。”

“那你在等什么?证人让你劫了来,帮手也让你劫了来,然后呢?下一步怎么走?”

“我正在考虑然后。”

葛林敲着十指,陷入沉思。

“你说过你的钱在瑞士?”

“干嘛?要讹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