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六十二 背影十三

庄园的荒野并不平坦,这里是典型的西部高原地貌,曾经的海底平原经过亿万年的冲刷和风化,形成了险峻沟壑和怪石嶙峋,半人高的荆棘仿佛是这里唯一存活的植被。

书瑜望着四周严酷的环境,哪儿会有人冒险从这边过来?

葛林似乎对这一带非常熟悉,不时停下来,下车转转,有时在荆棘之间或大石之间拉上细铁丝,齐膝的高度,并在一端挂上一个小圆球。

“挂的什么?”几次之后,书瑜忍不住问。

“烟花。如果有人碰触了铁丝,烟花就会燃起,从房子那边能看到,我再放Drone过来查看。”

“这么空旷的地方,怎么会偏巧撞上铁丝?”

“你看这周围地形,右边是山石沟壑,左边荆棘茂盛,步行不是不可能,但能给我们带来危险的人物是会借助越野车或摩托车,那么这里就是必经之路。”

“然后呢?”

“什么然后?”

“有人来怎么办?”

“做好准备保卫自己。”

 

葛林把那两个扁盒子拿出来,打开一个,“这是AR-15,用过吗?”

“摸过AK-47。”

“差不多。准吗?”

“还行,射击训练时没耍滑。”

“好。你需要练练。下车。”

“现在?”

“现在。Faurot,you stay。Buster,watch him。”小巴马上坐直,双眼盯住发热。

葛林扶着书瑜下来,附近就是乱石一堆。

“你装上瞄准镜头,护耳在这儿。”

葛林说着,压满弹夹,“这是二十发的。会数吧?”

“凑合。”

“很重要,关乎生死,也要练。”

书瑜找到个高矮合适的石头,架好枪试了试,“那边当靶子可以吗?不会破坏生态,误伤人畜什么的?”

葛林不答腔,弹夹递给他,两人都带上护耳。

书瑜瞄着百米开外的一块巨石,左上角有块深色用作目标,提腕吸气,二十发里打中十八。

“还不错。”

“好久没打了。”

葛林把地上的二十颗弹壳都找齐,放在袋子里,掂了掂,“还有个任务给你。”

回头看见小巴紧紧贴着发热的脸,发热仰着头,一动也不敢动,“Yabumoto,get him off me!”

“Buster!Ease!”

小巴跳下车,和老酷一起摇着尾巴朝葛林跑过来。发热舒了一口气,放松一下拧酸了的腰,“Can I try your semi automatic?Is that an AK-47?”

“No, you can’t。”

“I can help and I should,this is also about my life。”

“Don’t worry,you are protected。If you want to help,all you need to do is cook。”

“Alright,alright。You are the boss。”

 

葛林交给书瑜的任务是装子弹。

马棚坐落在主楼的另一侧,女主人看来是真的爱马,每个马圈宽大通透,虽然已经长期不使用了,马棚依然打扫得干干净净,马鞍,马嚼,笼头,缰绳,马鞭,整整齐齐挂在马圈外。

穿过马棚,是储存马粮马草的大木棚,也是干干净净,一垛一垛的稻草沿两边摞放。大棚尽头有间办公室,靠一面墙的长条桌上放着几台机械,另一面墙的储物架上放满各种大小的盒子。

走进办公室,葛林将那袋子弹壳哗啦倒进屋角的一个箱子里,里面装满了大大小小的弹壳,“这是我们下面两天的工作。”

葛林挨个指着条桌上的机器,“这个用来清洗弹壳,这个分拣大小,这些都是力气活儿,Faurot,This is your job。”

“If I do this,am I allowed to shoot later?”

“No。”

“Damn you。”

“书瑜,你坐在那里,这个是装火药的,我把干净的弹壳倒入管子,左手这边的摇柄是装压,传送到中间,放上弹头,右边摇柄压合。这一系列动作由你完成,没问题吧?”

“难以置信。”

“很简单的机器,不需要特别精准。”

“我不是说机器。”

“Do I need a mask? This pink powder looks toxic?”

“Yes,you do。这里不是大城市,每个人都要学会自卫,拥枪是宪法保护的权利。”

“你到底是什么人?不像简单的马倌。”

“没有马了,当然不再是马倌。”

“接着讲。”

“Shall we eat first?I’m hungry。”

“庄园卖出之前,男主人让我看管。”

“你不是联调局的吗?”

“兼职。”

“这也允许?”

“特批。”

“所以联调局知道这里?那我们藏个屁呀。”

“没人知道具体地址。”

“Joe,don’t ignore me。”

“老葛,你有没有实话真话?”

“都是真实的。可以干活了吗?”

“我不助纣为虐,你要杀人自己弄去。”

“自卫,我们是为保卫自己做准备,谁说要去杀人?”

“谁会来这里?不是很隐蔽吗?”

“没有绝对的安全,有准备以防万一。相信我,我们三个人的生死现在是连在一起的,至少你我要相信彼此。”

“相信?让我怎么相信你?我知道你吗?我了解你吗?”

“This is over the line。You two settle whatever you need to settle。I got to eat。”

“You step out of this room,you are dead!书瑜,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

“What did you just say?”

“谁在乎过去!你凭什么把我绑架到这儿?我又不是他!”

“Wow,leave me out of this。”

“我以后慢慢解释,”

“不用。”

三人相互瞪视半晌,葛林摇摇头,“你想知道什么?Faurot,let’s go back and eat first。”

“No fuckin way,what’s going on here?I demand an explanation!”

“你要在这儿藏多久?怎么脱身?”

“You two gang up on me?合伙对付我?”

“No,I don’t know him。”

“他比你好不了哪儿去。”

“以为我不知道吗?”

葛林打开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书瑜马上认出是监控镜头,庄园大门,车道,主楼,室内室外,他看了一眼发热,发热也向他瞥过来,吞咽一下,“You can see everythin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