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六十六 背影十七

书瑜坐在马圈外面的草垛上,看着葛林在内院四周拴铁丝挂铃铛。发热在办公室里清洗弹壳,显然不情愿,容器相撞,叮当山响,嘴里还嘟嘟囔囔,“Yabumoto,my two million can buy you to do this shit。”

葛林回到办公室,递给书瑜一个耳机,“我安装了监控镜头,需要你帮我调整角度。这里没有手机信号,我们用对讲机。”

书瑜坐在电脑前,屏幕上是九个画面,照着大门,主楼,侧门,马棚,服务人员区。

葛林把对讲机设在十九道,“听得清吗?”

“当然,你就在我脑袋上面。”

“你看,这个主楼的偏右了一些,马圈的高了。”

“明白。”

“Hey,Psst,One-Leg,” 发热看葛林出去,压低嗓子朝书瑜打招呼,“You trust him?”

“书瑜,马圈的合适吗?”

“再低点儿。这位发热又来勾引我。”

“说什么?”

“不知道。”

“书瑜?”

“你铁丝上怎么不挂烟火了?”

“什么?”

“你没挂烟火,改铃铛?”

“如果有人分头过来,你想告诉后援他们的同伙在哪儿?”

“哦。你真想硬打?”

“发热说什么?”

“你一个人?充什么英雄?”

葛林没吱声。

“老葛,老葛?”

“怎么?”

“镜头压太低了。”

“He’s gonna get all of us killed!Cruz is a monster。”

“要杀的是你。”

“What?”

“He said you got no where to hide unless we kill Cruz first。”葛林进来又看了看屏幕,满意了,“We need more ammunition,keep loading。”

“老葛,我说什么你听见了吗?”

“Yabumoto, we can’t win, not you alone。”

“Too late。别三心二意了,消息发出去了,圈套也设好了,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多装子弹,快干吧。”

“我不明白?你图什么?你一编外人员,拿着他两百万走人,毒贩入瓮,剩下的是联调局的事儿。”

“你以为这么简单?这个发热,他不仅仅是个简单的会计,他是Cruz的半个脑袋,出谋划策,坏事没少干。”

“干你屁事儿!”

“抓住他和Cruz,半个西部毒品渠道就掐断了。”

“总会有新的毒枭出现,新的渠道打开,这么危险的事,你要干到哪天?”

“危险的事总是有人要干,对不对?”

“Not too late to hide。Or give me a gun to defend myself 。”

葛林回头盯着发热,“To shoot me?”

“Come on,Joe。”

“Don’t Joe me。”

“Fine!Yabumoto ,I have to ask you this,how do you know there is no bullet left?I swear I counted 19。”

“That’s easy。He loaded 19 rounds。”葛林耸了耸肩。

“Sorry。”书瑜朝发热耸了耸肩。

“Fuck!I did not see you talk。”发热在两人之间看了看,“Holy shit!Are you two related?Brothers?”

葛林看了一下书瑜,不言而喻地斜了发热一眼。

“Shit!I know I should not trust you。”发热坐不住了,“This is a trap!Was it Bachati?Is he coming?”

“书瑜,我需要你的帮助,我一个人无法完成这个任务。”

“为什么要一个人?你以为你是谁!”

“我不是联系了芝加哥局嘛。我不能保证他们会来。白夏提和我失联,我不敢相信其他人。”

“你这么小心的人,干嘛单干?”

“机会难得。”

“和你无关!”

“你干过警察,怎么觉悟还不如老黎?”

“什么意思?”

“机会不是天上掉下来的,白夏提他们几年的工作结果,”

“等等,你等等,”书瑜把前后的事件联系起来,突然想通了,“是你,用我胁迫老黎?对不对?”

“别瞎猜,哎!”

书瑜挥出的拳头打空,下一拳被葛林抓住。

“发什么疯?!”

“我操你混蛋王八蛋!你离我们远远的!”

葛林松开手,退了两步,“你可知道你能有今天的和平生活,是多少人的贡献和牺牲?”

“少他妈跟我说这些虚的!你没权利让老婆孩子为你做出牺牲!你没权利替我选择!”

书瑜和发热并排坐到了椅子上,也被胶条粘上了四肢和嘴巴。

葛林在他们面前皱着眉踱步,“我很失望。Coward!”

书瑜和发热嘴里都呜呜出声。

葛林在他们面前停住,“这么怕死?Coward。”

书瑜和发热嘴里又同时出声。

葛林长叹一声,继续皱着眉踱步。

“Ming,Yabumoto打来电话。”

“说什么?小葛平安吗?”

“没说。他只给出具体坐标。我们马上过去,连夜做好准备。”

“克鲁斯不知道吗?”

“Yabumoto直接打电话给芝加哥局。Horger应该不知道。”

“Horger就是内奸?他劫走了梅梅他们?”

“是的。”

“你相信阿林顿?”

“你怀疑他?”

“我只信你。给Yabumoto打回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