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四十六 复仇八

明日之星是美术馆每年这个时候的主题展,历时一个月。按照国画油画雕塑摄影分类,分别占据一层的四个展厅。

黄治源主管今年的展出,顺理成章地把自己熟悉的国画放在了最大的展厅里。这样就有了机会,能把书瑜的临摹挤进展品中,还居然放到了显眼的位置。

书瑜在各个展厅转了几圈,看展品,更多的是看人,年轻的艺术家们站在自己的作品前面,向观众们介绍说明。

今天是第二天,参观的人不像昨天那么多,但是今天应该是收藏家们现身的最好时机。

书瑜已经看出两拨人就是来猎物的,只不过吕家良还没有露面。

回到自己的作品前,黎文墨也在,作出赏画的样子。

“你这两天的托儿做的不错。”

转悠两天以后,书瑜对自己的作品有了极大的信心,即使是这样,知性优雅的黎文墨在任何画作前面驻足,都会引起旁人的注意。

“瑜儿,黄伯伯说一会儿过来跟你聊聊。”

“咱那条鱼呢?”

“吕说要来,今天或者明天。不用急,在这个池塘里,早晚会来咬。”

“那明天还去中央美院的吗?”

“当然,一定要去,罗阿姨邀请了七八个著名的教授,机会难得。”

“这不都是吕家良要做的吗?我们操什么心?”

“帮他上手快些。”

“我不明白。你怎么知道他会接受这种安排?”

“事先充足的准备工作。”

“说说我听着。”

“书瑜,现在怎么跟你讲?“

“长话短说呗。”

“呃,黄伯伯来了。”

 

黄治源咧嘴笑着朝他们走过来,后面跟着一个圆圆脸,跟他一个笑容的女孩子。

“黄教授。”书瑜打了招呼。

“好好好,小瑜,你这些年哪里去了?要不是你妈妈推荐,肯定耽误了一个天才哟。”

“瞧您说的,我打个洞钻进去得了。”

“毫不夸张,毫不夸张。”

“黎老师,这是我女儿,小敏。”

小敏笑得更开了,“黎老师,您好,久仰大名呐。”

“现在的女孩儿多懂事,嘴也甜。小瑜哥哥还记得吗?”

“没什么印象了。”小敏咬着下嘴唇,露出羞怯的神色,“小瑜哥你真厉害,有创意,功力深厚。”

“谢啦。你夸的有诚意,中听。”

“年轻人的共同语言就是多,唉,我落伍了,夸人都不会夸了。”

“黄伯伯,您也实在。”

“黎老师,我有事情跟你商量。你们年轻人聊,小敏,向书瑜学习。”

黄治源不等书瑜答话,拉着黎文墨就走。

黎文墨侧着头朝书瑜挤了挤眼睛。

 

书瑜马上明白了,有些不高兴,转过身来看着小敏,“你也是画家?来参展吗?”

“我可没这才艺!我爸不停的夸你,我就来看看,昨天就来过了。看到你的即兴创作,哇,太帅了!”

书瑜皱起了眉头,他不反感人家说他帅,他本来就帅,可这字用烂了,真帅的他不愿意入帅流了。

“我的字画可以用帅来形容,人可不止。你不画画,那干嘛?”

“小瑜哥,不是人人都像你这么有才。我学会计的。”

“那我们不是一路人。”

“可以互补嘛。”

“看不出怎么互补。”书瑜嘟囔了一声。

“小瑜哥,记得小时候,我都是屁颠儿屁颠儿跟在你和我哥后面,抓青蛙,掏麻雀,粘寄鸟,捞鱼虫,你们男孩子玩儿的,我都玩儿过。”

“哦,记不起来了。”

“小瑜哥,你看什么呢?”

 

书瑜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展厅的入口处,小敏顺着目光看去,脸上的笑容消失,嘴角搭楞下来。

不止书瑜一个人盯着看,入口处的这个女人太出众了。

高挑的个子,书瑜估计和他差不多高,笔直的小西裤,雪白的衬衫,一头波浪长发,极其普通的妆扮,衬托出几乎完美的身材。

细腻的皮肤,高耸的鼻梁,丰润的嘴唇,顾盼的杏眼。

美人竟是挺着傲人的双峰直接朝书瑜走过来!

“腾麓先生,你好。我是艺威拍卖行的总监。我叫战佳蔷。”

美人自我介绍,伸出纤纤玉手。

书瑜握住,“战加强?名字起得好,配得上容貌。”

小敏在旁边嗤了一声,“假的!再上层白漆。”

战佳蔷也不理小敏,“腾麓先生,我有业务和你谈谈。”

书瑜一直握着美人的手不放,“有业务?正求之不得哩。咱们对面茶馆坐坐?”

小敏伸手想拦住,想想自己和战佳蔷一比,自惭形秽,撇了撇嘴,一跺脚,扭头走了。

 

书瑜放开美人的手,“战总监,哪家拍卖行?刚才只顾看美女,没听清。”

战佳蔷咯咯咯地笑了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腾麓先生风趣,那咱们出去谈吧。”

“等等,我叫上我的经纪人。”

“别急嘛,腾麓先生,咱们就是闲聊一下,就咱俩,嗯?”

书瑜看着那张毫无瑕疵的漂亮脸蛋儿,目光朝下移了半尺,停了几秒,觉得不妥,又回到脸上。

美人的表情呆板,和发嗲的声音极其的不相配,书瑜后脖梗子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唉,活该今天晦气,被女人勾引。

书瑜点点头,“也行,那么,美女请吧。”

 

“艺威?”书瑜掂着手里的名片,“没听说过。”

“腾麓先生刚入道不久吧?”

书瑜沉下脸来。

“哎呀,腾麓先生,”战佳蔷轻轻拍着书瑜的胳膊,“你是非常有才华的画家,要么不出道,要么一鸣惊人。”

“怎么讲?”

“艺威呢,其实在青年画家中还是很有口碑的。我们诚心支持有潜力的书画家,支持培养他们,为文化为艺术做出贡献。”

“跟我有什么关系?”

“正像我刚刚讲的,我们愿意支持有才华的年轻艺术家。我们愿意支持腾麓先生。”

“怎么支持?”

“有很多方面,都可以呀。”

“比如?”

“比如,艺威可以投资你的工作室,比如资助你参展,比如独家推出你作品的竞卖,等等等等。”

“交换条件呢?”

“腾麓先生果然不同寻常,你不像个艺术家,更像个商人。”

“呵呵,夸的不在点儿上。我前生是个赛车手而已。”

“啊?赛车?不危险吗?”

“刺激,疯狂,随心所欲,噢,还有竞技,胜利。”

“太好了,腾麓先生的性格是成功者的性格,你所需的是艺威的大力支持,使你的梦想和才华得到最大的发挥。”

“大力支持?多大力?”

“三七开。”

“谁拿七?”

“腾麓先生,打造一个品牌,包装一个成功的艺术家,需要很大的投入。这就是为什么有才华不等于成功。成功是背后很多人的努力。”

“就是说我拿七。”

“艺威是看在黎翼黎大师的份上,作出了最大的让步。”

“哼,很好,既然你提到黎翼,那我还是很有些自信的。看来我们各自的目的相差太远,我也不想耽误你的时间。茶我请了。”

书瑜说着,很潇洒地掏了几张票子出来,扔在桌上,“买卖不成,能和美女交谈,也很畅快。晚上一起吃顿饭,好不好?”

战佳蔷绷着脸笑着说,“好,愿意奉陪。”

 

“书瑜,为什么不叫上妈妈一起去呢?”

“黄小敏怎么回事?”

“你这样独自行动会给这个案子带来不必要的困难。”

“你和老黄撮合的?”

“而且一旦发生情况,我们也没有办法支援。”

“我有老婆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瑜儿,黄伯伯提出来的时候,妈妈不知道你已经有了梅梅。”

“后来知道了为什么还不跟他说?这样做不是很缺德吗?”

“你可以讲清楚呀,用不着把自己搞成个花心大萝卜的样子。小敏形容你当时恨不得吞了那个人造美女,黄伯伯的脸拉得比驴还长。”

“哦,还是我的错了?我自毁形象是给你们大家都留面子!”

“好啦好啦,算委屈你了。”

“达到目的了?”

“妈妈还不是为你嚒。”

“为我?这事儿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为我了?”

“嗳,难道不是为了打造你吗?”

“我他妈,我,我,得,我无话可说了。”

书瑜一甩手,“我对不择手段这词有了切身的体会。”

“哪里有这么不堪!黄伯伯确实喜欢你,从小就喜欢你。女儿又老大不小的,急着想嫁出去呗。你要是单身,妈妈也觉得小敏很合适,两家知根知底的。”

“得得得,以后少管我的事!”

“好,放心。妈妈不再干预你的私生活。现在大幕拉开了,好好演下去。”

“正角儿还没露面,哪儿来的这个女的?你们知道吗?”

“知道,战佳蔷是吕家良的高级行政主管。”

“老秦的资料上没有她。”

“提过,你没有认真看。”

“我忙着,”

书瑜闭了嘴,自己的错误,不能找借口,不能怨他人。

“晚上有出戏,约了女的去吃饭。”

“嗯,这才像个办案的样子。妈妈来通知秦处长。”

趁着黎文墨转身,书瑜给李蕾发了个短信。

 

胡同深处,有个暗暗的入口,酒吧里也只有桌上昏暗的烛光。

“你怎么找到这个地方?”

“朋友是老板,还有一个小时才开业,咱们可以从从容容的安排。”

李蕾说着把两个大包从地上拎到桌面,“监听监视器材我都带来了。现在这玩意儿能做的这么细,这个袖珍镜头可以别在纽扣后面,图像和声音传到我这里,我在电脑上录下来。”

书瑜接过来,镜头穿过纽扣眼儿,电池盒挂腰带上,李蕾替他掖了掖,左右看看,没有破绽。

“龚岩溪我查过了,基本上和你说的属实。死的时候算是过气的名人,只有当地一个小报报道了。他也没有家人,也没有家产,就这样消声灭迹了。要不是黎文墨提起来,谁还会记得他。”

“唉,世态炎凉。”

“你算了吧,他的孤独是自己造成的,怨不得任何人。再说,不是还有个人惦记他嘛。”

“黎文墨呢?”

“她的材料很少,作品少,没有名气,特别是最近这十几年,什么都没查到。”

“哦?她怎么和吕家良联系上的呢?”

“不知道,没查出来。”

“另有渠道?”

“嗯,有这个可能。另一个可能是销毁了。”

“我该相信她吗?”

李蕾撇了一眼书瑜,没有说话。

 

书瑜在速写本上胡乱地画着,战佳蔷悄么声的在对面椅子上坐下。

书瑜瞥了她一眼,继续低头瞎描。

“腾麓先生。”战佳蔷等了十分钟,有些沉不住了。

“哦,战美女,”书瑜抬腕看了看手表,“你迟到了一个小时。”

“路上堵车。”

“美女,如果真想合作,我们双方是在一个公平,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进行合作。出于礼貌,你至少应该打个招呼。”

佳蔷妩媚地一笑,“腾先生做事认真,我要好好向你学习。”

书瑜也笑了,“赛车养成的习惯,准时,争分夺秒。”

“你说的有道理,准时是好习惯。”

她伸手拿过书瑜的素写本,“哇,这个很像我呐!”

“反正坐着等,记得你早上的样子。这两处再修改一下。”

“腾先生很有才华。”

“那当然。”

“这张小像可以送给我吗?”

“给我做模特吧。”

“看我们合作情况哟。”

“并没有利益冲突啊。你这么个大美女,早应该成为艺术品。”

佳蔷大概恭维话听多了,淡淡一笑,撩了撩头发,“谢啦。”

“美女需要吃饭吗?我可是饿了。”

“腾先生点菜好了,我请客。”

“没有的事,我怎么能让女人花钱。”

“我是有诚意,希望我们将来有机会合作。”

“答应做我的模特了?”

“我是说代理你的作品。”

书瑜皱了皱眉,“我这人不矫情,不贪婪,我讲的是合理。我要求我的劳动付出,能够被公平地承认。”

“当然要公平合理。你有商业头脑,应该明白艺术品这东西的价格,很大因素取决于市场需求。”

“我赞赏你用了价格两字,而不是价值。”

“我很欣赏你的直率。咱们也不用兜圈子,既然提到了价格价值的问题,我直接讲吧,做为一个新人,在被市场认可之前,价格和价值不一定同步。艺威看中的是你未来的价值,在让市场也认同你的价值之前,艺威需要下一番功夫培养你的知名度。这是双赢的模式,我希望我们能达到共识,最终你还是最大的收益者,名利双收。”

“我明白你们这种模式,适用于新人。我,严格意义上来讲,不是你们所谓的新人,你提到黎翼,所以你明白我所指的是什么。既然你找到我,肯定对我了解一些,也看到我前一段时间努力的结果。我已经为艺威铺垫了道路,而且,艺威不是唯一对我感兴趣的拍卖行。”

“腾先生果然厉害。你说的这些我都已经考虑过,所以才有三七开的提案。通常的新人最一开始是什么都没有的。”

“美女的诚意我接受。我也有诚意和艺威合作,不为别的,只为能经常看到美女,赏心悦目。所以,我有我的提案,想不想听一听哪?”

“冲你的美言,我也得听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