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 五十九 背影十

“发生了什么?”书瑜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白夏提,你在北京见过,是我的单线上司,在约定的时间里他没有联系我,十年来他从没误过,按照规程,我必须马上撤离。”葛林不再挤着嗓子说话,声音低沉,略有些沙哑。

“你知道我问什么。”

葛林咳了一下,系上安全带,启动皮卡,慢慢回到313号路上。

“我们前面去接个人,他是个大案的证人,白夏提和我负责保护他。

“老黎知道吗?”

“然后我们转移到另一个隐蔽所,”

“老葛!老黎她知道吗?”

“书瑜,你的宾利油箱起火燃烧记的吗?可你只烧到半个屁股,是你母亲挡在你身上,放心,她在日本治疗。”

书瑜在车前台狠狠捶了两拳,心里堵得难受,忍不住低吼。

葛林犹豫着伸手要拍书瑜肩膀,书瑜挥手去挡,玉米片儿扬了一地。

 

葛林开着皮卡在一个街区转了两圈,确定没什么异常,在街边停下来,掏出手机。

“It’s me。One block away,A1 Plumbing sign on the door。Open the garage when you see me。”

这片新开发的住宅小区比葛林的强多了,不止房子很新,绿色草坪剪的平平整整,有几辆停在房前的车也都洗的干干净净。

葛林开进车库的这栋房子和周围没什么两样,一个男人没等车停稳熄火就关了门。

“Why you are here?Where’s Bachati?”

“Can’t reach him。We got to go。Pack。”

“What do you mean you can’t reach him?What the fuck is this operation you guys running?”

“5 minutes 。”

“Fuck!And what hell is he?”

“4。”

“Fuck!Fuck!”

葛林推着那人进去,一会儿,两人出来,每人手里端着个文件箱,摞到后面。

“Hey。You。” 那人拉开书瑜一侧车门,“Move your ass over to the middle。”

书瑜斜眼看着他,这是个中年男子,不胖不瘦,不高不矮,浅棕色头发,浅棕色眼睛,戴着圆眼镜,尖鼻子,薄嘴唇,好像人人都欠他八吊钱的尖刻样子。

我又不欠你丫什么,书瑜撇了他一眼,没动。

“Faurot,your ass in the middle。”

Faurot骂骂咧咧从左边爬进来,上下看了看书瑜,“You look like shit。”

“你丫才狗屎!”

“What he say?”

“Faurot,shut up。”

葛林开着车,回到313,继续向北。

 

“手机给我用下。”沉默了很久,书瑜隔着Faurot朝葛林说了一句。

“干嘛?”

“报个平安。我安全吧?你不是把我们俩拉到荒山里埋了吧?虎毒还不食子呢。”

“Are you two talking about me?”

“不行,不能暴露行踪。”

“我不说我在哪儿。我也不知道我在哪儿。”

“你傻啊?”

“你不傻?怎么用个能被追踪的手机?”

“Joe,you sure we are safe now?”

“粥?他也想喝粥?”

 

“Joe Yabumoto。”Horger指着屏幕上葛林的照片,“The fry cook happened to take a smoke break when these two got out of the restaurant。”

Perry和领事馆的人都在会议室,糜小明通过网络连线,领事馆的二秘负责给小明翻译,布尔森对着桌子上的电话问,“Ming,can you identify this guy?”

“这是个日本姓,不过有可能是假的。我去档案中心找找,看有没有任何线索。”

Horger继续说,“The younger guy meets the description of Ge Shu Yu,Ms May’s husband,who has a broken leg。房东说Yabumoto两个星期前搬来,现金付的押金和一个月的房租。四邻都没有见过他。房子里没有电话,没有网络,他也没有工作,没有医疗记录,车牌子是偷的,车主上个月报失。”

“Which State?”

“伊利诺,Illinois。”

“Interesting。”

“And this is more interesting。”Horger换上一张地图,“这片除了餐馆是公共场所,附近另一个是市图书馆,幸运的是,图书馆里有监控,我们把那两人用餐的这段时间的监控录像调出来。这个时间段里人不多,厨子从几个人中认出那个年长些的。”

Horger又换了一张照片,俯瞰图书馆的一角,一排排书架,和两排电脑桌椅,“这里,Yabumoto差五分五点进来,他用了电脑一分钟,走前没忘了消除查询记录。”

小明问,“你讲这么详细,想要说明什么?”

Horger看了一眼布尔森,“Ming, this guy is trained。”

一直在电话另一端沉默的阿林顿咳了一声,“他是按照我们的规程,通过公共图书馆联络,然后清除查询记录。”

“他是你们的人?”

阿林顿说,“不排除这种可能。我们正在整理白夏提的档案,他的通信记录,他的直线联系人,Yabumoto在不在其中,下一个safe house在哪里。”

 

下了313,皮卡在一条土路上颠簸了大概二十分钟,在一道铁栅栏门前停住。

“到了?”

“快了。”

“What’s this place?”

葛林下去开锁开门,车开进来,又下去关门锁门。

书瑜朝两边望了望,看不见头的铁丝围网,远处有了起伏的山峦,更远处白雪覆盖的山顶,一丝云没有,天蓝得刺眼。

又开了五分钟,渐渐有了山坡,大石,灌木,土路变成碎石子路,前面又有一道门。

这是扇对开的铸铁黑门,围墙则是两米高的铁网,进了大门是柏油路,沿路两侧是高耸的柏树,路的尽头隐隐的露出两层白楼。

“Holy shit!What is this place?Don’t tell me this is your safe house!”

“操,这建的像宫殿,仿英国那什么宫?”

“这是主楼。”

葛林在楼前一拐,驶向后院。

“Don’t get yourself too excited,we stay in the cottage。”

 

远远的,坐落在主楼后面,隐蔽在树荫中的几栋小房子是庄园工作人员的住房,管家,厨师,园丁,清洁工,等等。

“这家主人夏天时候来这里度假,常常带不少朋友,主要是来打猎。管家提前几个星期来这里安排,也带着不少员工。其他时间这里没人。”

“So you are the butler?No, let me guess, the gardener?Don’t tell me you’re the chef!”

葛林著名的肉末芸豆拌面条是今天的晚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