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的故事 五十六 背影七

纽约教会医院,ICU病房外,一名荷枪实弹的警察拦住梅梅一行人。

梅梅听了,回头向李蕾贺楠翻译,“他说只允许两个人进去。”

“那你和老布去吧,我们在外面等。”

纽约联调局接到糜小明的要求后,括睿的受伤突然变得不那么简单了。梅梅李蕾贺楠到达纽约后,联调局的一名探员布尔森到肯尼迪机场接机后直接来医院看望括睿。

“括睿是我的手下,”老布向梅梅解释,“本来以为这个案子在北京结束了。看来还没完,也不知道是何方毒枭攻击的括睿。只能先把他保护起来,括睿的伤势不容乐观,医生也没有把握他能不能醒过来,看你们的运气吧。”

李蕾和贺楠商量着去买咖啡,梅梅已经出来了,摇了摇头,“枪伤,一发打到了头部,一发打在背上,就算能活下来,恐怕也难恢复正常。”

“那怎么办?”

“医生说再观察几天。”

“然后呢?”

“然后再决定是否要维持生命。”

“所以这里也没有线索。”

梅梅摇摇头。

站在四季酒店房间窗前,梅梅无心欣赏四周笼罩在夕阳之中的高楼和绿荫覆盖的中心公园,李蕾轻轻走到她身边,“梅,这几天你太累了。夜里睡的着吗?”

“时差倒不过来。”

“要是酒不管用,我这儿有安眠药。”

“今晚大概需要了。蕾姐,你说老布这么肯帮忙是好事还是坏事?像他说的这么严重,书瑜处境是不是很危险?”

“有联调局插手,就有希望了。”

梅梅趴在李蕾的肩上,无声地哭泣起来。

“你不能再吃药了。起来上个厕所,洗个澡,屁股上要抹药,否则会感染。”

书瑜饿得没有了力气,一动不动。

“干嘛,你绝食哪?你傻不傻?”

“吃你的狗食?”

“有那么难吃?”

“是你故意要饿死我吧?”

“你想吃什么?”

“饺子。”

“没有。”

“那,披萨饼也行。”

李建民想了想,“好吧,你必须洗干净才能出门。”

下午四点钟,街角这个餐馆没什么顾客,看书瑜拄着拐行动不便,两人被带到吧台。

“这里有披萨,有汉堡,有三明治。”李建民翻看菜单。

吧台没人,一会儿一个女服务员从厨房后面走出来,“Hi,how are you doing today?I am Mandy, are you ready to order or you need more time?”

“想好了吗?”

“她说茅台?这儿有茅台?”

“Couple of minutes,please。”

“Just call when you’re ready。”

“哪儿来什么茅台?你不是饿了吗?汉堡快,披萨要等二十分钟。”

“好,那就汉堡。”

“What can I get you?”Mandy见李建民招手,手里拿着单本站在两人之间。

“Cheeseburger and beer。”

“What about you,handsome?”

“美帝,我点茅台和汉堡。”

“Same,he wants the same,two burgers and two beers。”

Mandy笑咪咪地看了书瑜两眼,走开了。

“你一点儿英文都不会?”

“我当然会英语,不就是三克油喂你妈吃,怎么是你,怎么老是你,”

“什么?这是英文?”

“老师就是这么教的,你说哪儿不对?”

“你是说Thank you very much?how are you?how old are you?”

“我不是这么说的?”书瑜想起给梅梅背过的那段英文鸡汤,梅梅,她现在在干什么?在挂念着他吗?

汉堡配着薯条很快就上来了,两人不说话,闷头就吃。

肚里有了半个汉堡,一瓶啤酒,书瑜悄声问,“厕所在哪儿?我快憋不住了。”

“我陪你去。”

腾空了地方,两人回来又加了啤酒,吃的速度慢了下来。

“李建民,你干过特警,怎么堕落成劫匪?”

“你想象力很丰富啊。”

“你辜负了党和人民对你的培养。”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都说了啊。”

李建民无奈地叹口气,瞥了一眼手表,差十分钟五点,“快到晚饭时候了,一会儿人就多了。你快吃,我外边走一走。”

他举着手机,朝书瑜眨了眨眼。

书瑜气得手直抖,一扬脖,半瓶啤酒喝光,又开始尿急了。转头看看厕所,等不到李建民回来帮他,拄了拐,从吧凳上站起来,好在厕所不远。眼角里觉得那个女服务员盯着他看,转头朝她咧了咧嘴。

幸好只穿了条肥大的短裤,书瑜没有被尿憋坏,慢慢洗着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怎么办?怎么办?你傻啊?想办法啊!”

“Are you okay?”

冷不妨那个Mandy推开一条缝,书瑜吓了一跳,“男厕所,这是男厕所,你丫他妈怎么不敲门就进来?”

Mandy笑了起来,“Whatever you say,sounds so sexy!I’ve never met an Asian guy before。”

见女孩笑咪咪地贴上来,书瑜想拒绝,搜肠刮肚找英文,搜到两句,“怎么是你?怎么老是你?”

“What?”Mandy咧开了大嘴,“Don’t you worry。I’m old enough 。”

书瑜马上意识到说错了,造成误会,一急,最顺口的一词蹦出来,“Fuck!”

李建民皱着眉头回来,往吧台上扔了两张票子,“走,回去。”

“我还没吃完呢。”

“不吃了。”李建民夹起书瑜。

“喂,别行凶,要不打包?别浪费。”

“再啰嗦我真动手了。”

“怎么?在这儿闹,”书瑜看见李建民的脸色,吞了下面的话,“出了什么事儿?”

梅梅醒了,看了下表,清晨三点半,叹了口气,知道无法再入睡,起来冲了把脸,围着被子坐了一会儿,梅梅拿起手机,先看看微信,告诉彩虹正在纽约,暂时没有进展。然后打开邮箱,开始删除不认识的邮件,有一封是来自mandyO153@hotmail.com。梅梅犹豫了一下,点开了。

李蕾被一阵敲门声惊醒,急忙开门,“梅,怎么了?”

梅梅脸色苍白,把手机递给李蕾,“是书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