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大成春秋

引子

引子

东宫后花园内,太子正妃安仪正抱着小儿子梅璐玩耍,内侍进园禀告,“娘娘,成功郡王来了。”

安仪脸上绽出笑容,“快进来!”

一个年纪十四五的青年疾步跨进来,上前行礼,“母亲。”

安仪招手让他近些,仔细看了一番问道,“桐璜,什么时候回来的?”

成功郡王答道,“回禀母亲,昨天随皇祖回京。因为晚了,没来请安,母亲见谅。”

安仪点点头,怀中的梅璐啊啊叫着去抓哥哥,成功毫无表情地撇了他一眼,接着对安仪道,“宋国朱融等将军来降我大成国,皇祖著我主理。母亲以为他们能否委以重任?”

安仪微笑着问,“依你呢?”

成功道,“朱融有连下四十城的战绩,难得的武将。儿臣以为,任天下之智力,以道御之,无所不可。”

安仪赞许地点点头,“我知道你有雄心大志,要使大成国成为天下霸主。你有意招揽天下不错,只是这个朱将军当年在兖州一战杀死我大成七千将士,现在宋国内外交困,朱融此时降我,你不以为他是个弃主邀功的小人么?”

“朱融将军弃暗投明,”成功抬眼看了看母亲的脸色,“我求才若渴,当唯才是举,矫情任算,不念旧恶。”

安仪沉默了片刻,“虽说是任人唯贤,到底人心难测。皇祖父立你父为太子,封你为郡王,”安仪压低了声音,“你称帝的道路已无障碍,可你几个叔王哪里会甘心?你可知道这位朱将军曾和你大皇伯昌王联手围剿巩邑七个月,朱融此番来邘都,安能不去投靠昌王!你要处处小心哪。”

成功点头答应,“母亲教导,儿臣谨记。”

见母亲有些疲倦,便上前扶着坐下,轻声问,“母亲怕是累了,如果对启用朱融没有异议,那我明日就向皇祖举荐。”

安仪确实有些困乏,成功郡王桐璜是她的长子,生养时她还年轻,隔了十几年,再养梅璐,就有些吃力了。

安仪微笑地看着成功,“当然。昔者堯見人而知,舜任人然後知,禹以成功舉之。你心思缜密,颇有远见,要相信自己的判断。”

安仪拉起成功的手,“你是将来能成霸业的君主。皇帝和太子都在刻意培养你,”

成功眼睛一亮,双手反握住,急切地说,“母亲辅佐父亲成为储君,桐璜自幼由母亲教养,获益匪浅,若要成就霸业,母亲也应辅佐提携我呀。”

安仪抽回手,拍拍成功的脸颊,“吾儿齐圣广渊,皇天眷佑,诞受厥命。皇祖这么多年一直培养你,又有你父亲,众多兄弟,三公九卿在侧,切记不得后宫宦官染指朝政!”

成功犹豫一下,“可是母亲当年,”看安仪目光严厉起来,住了口。

安仪见爱子的样子,渐渐温和下来,“桐璜,当年事出有因,你那时还小,你父亲也,”顿了顿,“既然你父亲不愿提及旧事,父母之命,勿逆勿怠。”

 

列爵惟五,分土惟三。建官惟贤,位事惟能。重民五教,惟食、丧、祭。惇信明义,崇德报功。垂拱而天下治。

洪范九畴

明王慎德,西夷咸宾。无有远迩,毕献方物,惟服食器用。王乃昭德之致于异姓之邦,无替厥服;分宝玉于伯叔之国,时庸展亲。人不易物,惟德其物!德盛不狎侮。狎侮君子,罔以尽人心;狎侮小人,罔以尽其力。不役耳目,百度惟贞。玩人丧德,玩物丧志。志以道宁,言以道接。不作无益害有益,功乃成;不贵异物贱用物,民乃足。犬马非其土性不畜,珍禽奇兽不育于国,不宝远物,则远人格;所宝惟贤,则迩人安。呜呼!夙夜罔或不勤,不矜细行,终累大德。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允迪兹,生民保厥居,惟乃世王。

乃祖成汤克齐圣广渊,皇天眷佑,诞受厥命。抚民以宽,除其邪虐,功加于时,德垂后裔。尔惟践修厥猷,旧有令闻,恪慎克孝,肃恭神人。予嘉乃德,曰笃不忘。上帝时歆,下民祗协,庸建尔于上公,尹兹东夏。钦哉,往敷乃训,慎乃服命,率由典常,以蕃王室。弘乃烈祖,律乃有民,永绥厥位,毗予一人。世世享德,万邦作式,俾我有周无斁。呜呼!往哉惟休,无替朕命。

周书·康诰

成功目光低敛,“桐璜知错,请母亲责挞。”

安仪摇摇头,“功郡王是要作皇帝的人了,”口气突然温和起来,“我怎能像你小时候那样挞笞。”

成功抬起头,有些诧异地看着安仪,难得见母亲温柔的一面。

安仪静静地看着长子,直到成功面上平和下来,“成大事者,应喜怒不行于色。”

成功垂手道,“此番随皇祖出巡东南三郡,获益匪浅,改日向母亲细细禀告。”

“唔。”

“安边节度使向母亲问安。”

安仪笑道,“你二舅父可好?”

“舅父很好。在桑郡时陪着皇祖整整一个月。皇祖甚是喜欢,御笔赐匾嘉奖。”

“好啊!二弟总算明白了,踏踏实实做好他的节度使,不要贪图什么封侯封公,到了京城邘都这里就没有他施展的地方了。”安仪盯住成功,“你要记住,安家要守住东南,为大成守住那桑郡十四州!”

“母亲教导,儿臣谨记。可是,”成功犹豫了一下,抬眼看着安仪,预言又止。

“可是什么?我儿记住,为君诸事要果断,”

“是,母亲。皇太祖先有遗训,不止内宫宦官,还有外戚,都不得涉政。”

安仪点点头,“你记得祖训很好。太祖本意是不得因势提携外戚。桐璜,将来你为君主,目贵明,耳贵聪,心贵智。选才考能,令实当其名,名当其实,则得举贤之道矣。任人唯贤,不避亲远。姜尚言道,守土之计,无疏其亲,无怠其众。敬其众则和,合其亲则喜。”

安仪看着成功点头接受了,才低下头,慈爱地抚摸着梅璐的头发,“自己的亲兄弟一定要相互提携。”

成功欲言又止,安仪看见,微微摇头。逗着小儿说,“叫哥哥,叫哥哥。”

梅璐双腿踢蹬着,听得懂哥哥是成功,伸着一只手指着他呜呜叫了两声。

成功有些厌烦地看了看小弟,别过脸去。

安仪看在眼里,没再说什么,沉默片刻,笑着对成功道,“吾儿去吧。梅璐要睡觉了。”

成功起身施礼,梅璐在母亲怀里张开双臂,伸到成功面前。

成功脸色一沉,反手握住梅璐,向后一拉,把小弟弟甩在身后花丛里。梅璐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安仪大惊,扑上去,却被成功伸臂拦住,“母亲为什么?”

成功瞪圆了双眼,“母亲为什么这么多年后还要生梅璐!”

安仪一时被成功突然的爆发镇住,缓了一缓,才推开成功抓着她脖子的手,怒道,“桐璜!”

成功一惊,放了手,单膝跪地,诚惶诚恐地道,“儿臣糊涂,母亲见谅。”

安仪顾不上他,两步奔到花丛边,乳娘惠娘早一把将梅璐拉了出来,安仪从惠娘手里接过仍在抽泣的梅璐,上上下下,仔细检查起来。

站在远处的两个内侍也赶到,清理了小儿身上的花瓣杂草,紧张地察看有没有伤到。

梅璐见到母亲,止了哭声,被几只手掐得痒痒,咯咯破涕而笑,安仪松了口气。

成功见无人搭理他,悻悻地站了起来,正准备悄悄溜走。瞥见安仪盯着他看,只好低下头。

安仪却在长子垂眼的瞬间看到了怨恨和鄙夷,心里突的一跳,挥了挥手,不再多言,只是将小儿紧紧搂住。

呆呆地看着成功远去的背影,安仪的手漫无目的地在小儿子头上抚摸。

梅璐坐在台凳上,抓着几个石子玩耍,嘴里呀呀的,不知说着什么。

半晌,安仪抬起头,“惠娘,带王子去睡觉。”

惠娘答应着,抱着梅璐进了寝殿。

安仪转头叫内侍,“请安境安邦两舅戚午后申时进来,哦,还有淑妃。”

内侍答应着。

安仪犹豫了一下,“等等,不用淑妃。”

内侍又答应了一声。

安仪拢了拢头发,叫侍女,“蕊姐儿,整妆,我现在去见太子。”

下一章:卷一章一 故人长绝,千里自此共明月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531/201808/356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