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财宝

北京人的故事三 财宝三

          书瑜吞了口口水,“小雨,别!”
          小雨仍是羞涩地拢拢头发,“别担心,我不看。”说着一弯腰,坐在桌子底下,“你接着写,不用管我。”
          书瑜加快了打字的节奏,感觉小雨在下面慢慢拉开他的拉锁。

          书瑜回到房间,脚还有些发软,发现大明还没睡,靠在床上,拿本书在读。“明儿给你买个手机吧,可以上网。”
          “没人读书了吗?”
          “网上读啊,连老书都扫描存档了。任何书都能在网上看到。”
          “我还是喜欢纸印的书捧在手上的感觉和味道。有些老东西可以淘汰,像DVD这类的。书不一样,有些东西是越老越有价值。”
          “看来你还真是做古董的。”
          “我开始喜欢古董是小明刚考大学那时候。”
          “嗯?恢复记忆了?”
          “别打岔儿!我和小明是我奶奶带大的,我爸是独子,家里人少,我妈有兄弟姐妹,都在外地,我妈没少帮家里,几个姨舅轮番到我家住过,可我双亲出了车祸以后,那边就不再来往了。所以我们和奶奶一起的这三年,从来没见过什么亲戚串门儿。有一天有个大妈来我家,我记得是零一年吧,小明刚刚入学,公安大学要求住校军训,所以他不知道这事儿。这大妈自称是我一远房亲戚。”
          “听说你们家还是皇戚呐。”
          “哈哈,那是我奶奶说的,这位亲戚讲了个不同的家史。”
          “不是皇戚,是皇族了不成?你们哥俩一个比一个会吹。”
          “据这位大妈讲,我家倒真是跟皇族沾点边儿。祖上曾是王府的管家,前前后后连着干了三代。就是从这第三代开始发达起来了。糜家做了三代管家,很得王爷的信任,重要的事情都是糜管家打点。有一年,王爷接到圣旨,让他负责清理昆明湖的淤泥,昆明湖就是现在的颐和园。”
          “当然真正干活的差事就落到糜管家我的祖上的头上了。我祖上是忠心耿耿勤勤恳恳,每天盯着监工,结果居然监出好处来了,挖淤泥挖出来很多金银珠宝!估计是妃子啦太监啦宫女们偷藏的,不知什么原因没能取走运出宫去。工人们不敢藏掖,报告给管家,再上交给王爷。湖清理了一年,金银珠宝也攒了几箩筐。我祖上动了心,将大部分留给了自己。”
          “没两年,王爷病逝,我祖上就乘机辞了管家一职,出了王府,自己置地置产。他还比较低调,怕王府的人来追究。他的六个儿子就不行了。老头儿一死,家产六等分,各自过日子。暴富的子弟们吃喝嫖赌吸鸦片,样样都学会了。都说富不过三代,在我们家充分体现了出来。”
          “到我太爷爷这辈儿,家产就都败光了,而且人丁稀少,六家只剩下三家有后代延续。有钱有什么好处?没钱还落得人口齐全,有钱也是暂时的,最后还不是人财两空。”
          “原来你也是无产阶级出身哪!”
          “解放以后哪还有什么阶级,真正的阶级?”
          “那你是满人吗?别那也是假的。”
          “不知道,别跟小明提这个。他现在身份不一样。”
          “那位大妈怎么回事?”
          “噢,该说到她了。别看她岁数大,跟我是同辈。我爷爷和她爷爷是亲兄弟。她的父亲四七年的时候随军退到南方,四九年又带着家人去了台湾。大妈,应该叫堂姐,只有一个哥哥,年轻时意外死亡,堂姐一辈子单身,那一支也绝了。糜家我知道的就剩下我和小明了。”
          “所以零一年,这个堂姐来认亲来了?”
          “哼,是这样,她一个人无依无靠,打听了多年,不知道哪里打听到的我们一家还在北平,她想回来度晚年,看我能不能照顾她。”
          “啊,原来如此,交换条件呢?”
          “你还真不愧是律师。条件是替她寻宝,找到后,一半我的,一半她的,她遗嘱里还立我是唯一继承人。”
          “寻宝?什么宝?”
          “他父亲撤离北平时有些细软来不及带走,藏在房子的墙壁夹层里。”
          “那能有多少?除非都是宝石什么的。你刚说你们家到你太爷辈儿就败光了。她老爹一当兵的能有什么钱?”
          “不是普通的小兵,是个师长呐。一直在川贵驻扎,抗战胜利后接收东北时才回来,去之前在北平给老婆孩子买的小四合院。堂姐说他在东北也抢了不少东西。”
          “然后呢?”
          “堂姐说她那时还小,不记得地址,就算有地址,恐怕也改了,她只记得院子的大概方位和大概样子。”
          “你肯定你们家没有失忆症遗传?”
          “你也觉得不可信?”
          “你信了,当时?”
          “人穷志短啊,她那是台胞,有俩臭钱,而且半儿劈的诱惑力太大了。我赔着她在那一带转悠了一个多月,进进出出几十家院子,问了无数的人,最后她比较肯定有三个院子很像她小时候住过的。”
          “那又怎样呢?你不能进去拆人家房子啊。”
          “哪能那么缺德呢!堂姐说她爹临死前详细的描述了细软藏在哪间屋子的哪面墙里。我只要能想办法进去就行。这三个院子都成了大杂院儿,有两个每个院子里住着至少八户人家,另一个好点儿,住着三户。想要在这么多人眼皮底下偷东西比较困难,一两家好办,都出去上班的机率大,八家儿一个院子,就是说有人在的机率近乎百分百!我琢磨了一下,只有把人都轰出去才有机会进去寻找,破墙,掏宝。要做这些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叫上了我的几个哥们儿。”
          “干嘛?流氓团伙去打砸抢?”
          “那时还没那胆子,再说,也不能引起注意啊。我们几个把下水道给堵了,然后进院清理通淤。”
          “这招也够损的,清淤?哈哈,还是从老祖宗那儿来的灵感呢。”
          “嘿嘿,你脑子挺灵,有犯罪天才!”
          “去你的!找到宝物没有?”
          “你猜呢?”
          “没找到!天下哪有这种好事?你要是发了财,还会有后来偷铜管儿进局子那段?”
          “噢?你知道了?你小子悄悄地查我了?”
          “呵呵,你住在我家里,我得知道你到底什么人哪,你什么都记不起来,小明又什么都不告诉我。”
          “是啊,我堂姐很失望,只好回台湾,一下飞机就心脏病突发死了。”
          “哦,你挺在意她的。”
          “没有啊。我又不认识她。”
          “你脸上的神情骗不了我。”
          “是吗?我是有份内疚,她抱着太大的希望,人还是不要把钱看太重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
          “是她自己没记清楚,怨不得别人。”
          “哎,等等,等等,你这话里有音哪!”
          “不早了,两点多了,快睡吧。连女士们都不再叽叽喳喳了。”
          “不行,接着说,要不我睡不着。”
          “睡不着好说,我再把小雨叫来。”
          “操!你丫怎么知道?!”
          “呵呵。”
          “我操!你这人也太可怕了。”
          “别这么大声喊,想要全屋的人都知道吗?我先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蕾打过电话来,“蕾姐,这么早?”
          “跟你通个气儿,那天你不是让我查交通监控吗?”
          “是啊,后来人自己找上门来了,没事儿了。”
          “我知道,可我不能让你白白花那两万哪。我让我的朋友继续搜,先找到了那辆出租,我马上派了两人过去,跟了那人一会儿。”
          “我不记得跟你说过是什么人,你怎么知道?噢,你问箫宏了。”
          “你那圈子里的事儿能藏得过我去?总之,我的人跟我汇报了。我觉得有些蹊跷,你什么时候有空?吃个午饭?”
          “我在密云呢。明天行吗?”
          “那就明天吧。悦茗轩见。”

          不到九点,七个人都起来了,阿姨做的早餐倒是很可口,煎饼果子,馒头,烧饼,糖耳朵,炸小鱼,酱鸡,酱鸭,茶叶蛋,棒茬子粥,大米粥,小米粥,豆浆,牛奶,满满摆了一桌。大家默默地吃喝着,气氛有些尴尬。小雨低着头,时不时朝书瑜这边瞟两眼,小钟一副心知肚明的样子,抿着嘴偷乐,梅梅昨天把书瑜甩了,怕他还在生气,故意不看他。大明向书瑜透露了些秘密之后,显然没睡好,不停侧过脸去打哈欠,箫宏还在反省期,估计夜里睡的地板,也有点没精打采,只有彩虹,缺心眼儿,有说有笑,追着每个人问昨晚睡的好不好。
          书瑜想打破僵局,“主人,今儿什么活动啊?”
          “爬山去。”
          几个人齐声叹气。
          “别这么懒,看天气多好,蓝天白云,在城里难得见到。回来时从村东绕一下,那儿有个有机蔬菜农庄,咱们可以摘点菜回来,吃了午饭就得往回开进城了,再晚就开始堵车了。”
“摘菜那环节可以免了吗?我打个电话叫农场先给送家来,咱们回来阿姨就做好饭等着了。”
          “要不,还像昨天一样,泡温泉去?”
          “不行,不能再泡了,都皱了。可以做按摩。”
          “爬山不好玩儿,开车兜风吧,乡间小路,别有风味。”
          小钟看着几个懒人,只好摇头,“乡间小路都是土路,吃一嘴沙子我可不管。哎呀,十点多了,那就出发吧!”
          “等会儿,我再来一碗粥,得吃饱点儿。”
          “对,我也再来个煎饼。”
          “箫宏!”彩虹一声大吼,“你都已经吃仨了!”
          吓得箫宏手一松,“我真缺蛋白质,那我剥俩茶叶蛋,陪陪书瑜。”
          “我也来个鸡腿,陪陪你俩。”大明和男同胞们站在一起。
          几个姑娘翻了翻白眼,在小钟指挥下,从冰箱里拿出一堆瓶装水,红茶,绿茶,红牛,健力宝,生啤,“你们吃饱了,把这几箱饮料搬车上去。”
          三个男人嘴里塞满了,大嚼着,都使劲点头。


          书瑜一整天都凑在大明身边,也没找到机会接着问他掏宝一案。一回到城里后海家中,就追着大明,“然后呢,你堂姐死了,可事情并没有结束吧?”
          大明不紧不慢地,“我看你有不少好茶,沏来尝尝。”
          书瑜被他抻着,百依百顺,烧了水,翻出一套紫砂茶具出来,又听了一耳朵的紫砂知识,总算两人坐到了沙发上,慢慢喝着龙井,“我原来答应几个哥们儿分红,什么都没找到,我欠了一屁股债和人情,被拉去入伙倒腾铜管儿抵债,后果你已知道了。”
          “完了?就这些?”
          “判了两年,不等于欠的债勾销了,我知道出来后还得接着倒腾,凑巧一起劳改的几个人都是这道儿上的,那时叫倒儿爷,我跟他们成了朋友,学了不少。”
          书瑜点点头,开始同情起大明,在里面学东西是要付出代价的。“你的古董生涯就从那儿开始的?”
          “还要稍后些。”大明盯着书瑜看了一会儿,拍了拍他的肩膀,“甭管干什么都得有本钱,我又没别的出路,就把堂姐的事儿仔细琢磨了很久,我只是不甘心,她说的那么详细,我不信是我堂叔临死糊涂瞎说的。我挨个回想去过的每个院子,对照堂姐对那面墙的描述,我认为还有两个院子也应该有可能是他们住过的。”
          书瑜坐直了,“我猜你肯定还没完事儿,然后呢?”
          “我不能再找我以前那帮哥们了,他们也不会信我。这些劳改犯们个个跃跃欲试,等我出来,凑了五个人,如法炮制,洗劫了那两个院子。”
          “怎么样,怎么样,找到了?”
          “几十枚袁大头,”
          “哇!”
          “十几根金条。”
          “哇!”
          “十几个戒指,镶着红蓝宝石,翡翠。”
          “哇哇!”
          “还有几枚古币。”
          “哇哇哇!”
          “书瑜!”
          “哎。”
          “闭嘴!”
          “我的意思是,还真让你找到了!”
          “所以我才对堂姐有点儿内疚。”
          “这还真不能怪你,是她没这运气。你不是也付出了两年的代价?”
          “人生没有后悔药,每走一步都影响着后面的人生路。既然选择了,就坚定地走下去。”
          “突然发现你还是个哲学家呐!”
          “我是到了不惑之年了。”
          “人生有这段阅历也不错。”
          “哼哼。”
          “你觉得这是不义之财,我没有挖苦你的意思,所以你没让小明知道,通过他人供他读完了大学。”
          “现在也不想让他知道,永远不知道。”
          “我会保守秘密。”
          “我相信你。”
          “我很感动。别走题,这些东西到底值多少钱哪?”
          “不少。我们五个,我拿一半儿,另一半他们四个平分。”
          “你挺大方。”
          “是吗?总会有人不满意。”
          “人都是很贪的。哎哟,不会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来找补吧,你是被这帮人打劫的?”
          “不记得那天的事儿了。别撇嘴,真的不记得了。我以前的那些哥们儿知道了也不满意,也要来分一分,我才躲到外地去了。”
          “绵阳?你会那儿的话,你家安在那儿?有嫂子?孩子?”
          大明摇摇头,陷入沉思。

          书瑜一大早被电话吵醒,“谁呀,噢,谢大律师,行,十点,我准时到。”
          小明接着来了个电话,“你哥过的挺好,记起他在绵阳的家了,其他还不知道。你总算有空了,你们哥俩也得叙叙旧啦。别客气,住我这儿多久都没问题!行,我九点半出门。我秘书小崔在办公室,小樱在厨房,我让他们看着,丢不了你哥,保证直接交你手上。还有什么?没啦,那我先挂了。”

          嘉信律师事务所在东方广场写字楼占了四层,谢鹏飞的办公室是第三层较大的一间,从窗户可以俯瞰长安街。小秘书见书瑜进来,飞了个媚眼,问都没问,让书瑜直接开门进去。
          “小葛!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嘉信的大客户,永贵实业的董事长,黄先生。”
          书瑜一听名字,腿一软,差点儿没坐地上,“黄先生,久仰。”
          黄永贵看上去比照片上的老了几岁,宽了不少,屁股下面的椅子看上去是小号的,挤在里面,有些肉流了出来。大概站起来困难,对也不动,轻轻捏了一下书瑜伸过来的手。
          “坐吧,小葛。书瑜是我们嘉信的高级顾问。我们一起合作好几年了。”
          黄永贵看也不看书瑜,嘟囔了一声,“高级顾问?”
          谢鹏飞和葛书瑜对看了一眼,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提问,问谁。
鹏飞咳了一声,“是这样,我的强项是在公司法这方面,小葛在其他方面有很多经验。嘉信有几位这样的顾问。”
          “哦。”
          “所以你这份婚前协议可以让小葛提些建议。”
          书瑜头又嗡地晕了一下,看了一眼鹏飞。
          见黄永贵没什么表示,谢鹏飞接着说,“黄先生准备向位女士求婚,你看看这份协议。”
          书瑜接过来,“恭喜黄先生。”低头轻声读道,“女方一,婚后每月五万零花钱;二,如果五年内离婚,每年两百五十万,十年内三百万,超过十年以上三百五十万;三,如果生子,男孩子一千万成人基金,女孩子两百万,二十八岁后可以支取。如果离婚孩子归女方抚养,每个孩子每年五十万抚养费。嗯,不错,考虑的周全,就是二百五十万这个数,能不能加到二百六?噢,还有,如果女方单亲抚养,每年增加五十万。”
          “小葛,别忘了,咱们是男方律师!”
          “我知道,黄先生是准备娶这位女士的,这样才显得有诚意,您同意吧,黄先生?”
          黄永贵眨了眨眼,没说话。
          “如果黄先生不打算生孩子,就可以省不少。”
          黄永贵又眨了眨眼,挥了挥手,从椅子里挤出来,打开门走了。
          葛书瑜回过头来看着谢鹏飞,“丫他妈什么毛病。”
          鹏飞叹口气,“他就这么个人。这是同意你说的了。”他按下按钮,“小雪,你进来一下。”
          门口飞媚眼的小秘书进来,鹏飞告诉她哪个地方要改,改成什么,“打印一式两份,交给葛律师。”
          小雪答应着,转身出去,故意蹭了书瑜一下。
          “你哪儿找这么个客户,死样活气儿?”
          “永贵实业可是嘉信的大主顾,再别扭,也别扭不过钱去。”
          “哪位美女这么有运气?”
          “小箫那老婆,叫什么来着,白云?”
          “彩虹。”
          “对,彩虹工作那家医院的医生,叫钟北燕。你去攀个熟人,让她签了协议。”
          “干嘛我去,让她来这儿签不就得了。”
          “挺牛的一个医生,左一个条件,右一个条件,加了不少。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说服老黄接受的。没想到他居然听你的又让了些,看来是真爱。”
          “切!”
          “钟医生虽说是个美女,可也老大不小的了,有这么个大款追,千载难逢的机会。任务交给你了,保证给我签回来!”

          悦茗轩中午人不多,梅梅笑咪咪的迎上来,“书瑜,李蕾说堵车,要晚几分钟,我陪你聊两句。”
          书瑜因为小雨的事,还有些不好意思,“我没来得及吃早饭就出门了,饿了,要不先给我来盘熏鱼?”
          梅梅招手叫了菜,“哪天带小雨过来吃饭呀。”
          书瑜瞪着梅梅,一时不知如何回应,“你觉得小雨还不错?”
          “小雨年轻,漂亮,有个好工作,你可以试着更多的了解她。”
          “太年轻了。”
          “她其实并不幼稚,她很崇拜你。”
          书瑜点点头,“我待会打电话问问她今儿晚有没有空。”
          梅梅拍了拍书瑜的脸颊,“李蕾来了。”
          李蕾风风火火地撞了进来,一屁股坐在书瑜对面,喊了声,“梅姐,给我来瓶儿生啤。”
          “蕾姐,我说你这头发怎么比我的还短?你要是能女人点儿,我就求婚。”
          “大中午的,你喝多啦?嚼什么呢?”
          “我关心你呀,总这个样子,怎么嫁得出去!”
          “那是你们男人没长眼。是不是,梅姐?”
          “太对了,梅姐我要是男人,早把你娶走了。”
          李蕾喝了两大口酒,抹了抹嘴,从包里掏出一张纸来,“认识这些地方吗?那天糜大明在那儿转悠了一阵。他真是小明失踪的哥哥?”
          “看他们的长相,是兄弟肯定没错。我跟他聊天,就跟和五年后的小明聊天似的。这些地方我都看着眼熟,老城胡同名儿啊。有什么蹊跷?”
          “蹊跷的是,糜大明躲躲闪闪,像是找什么,又不想让人看见的样子。”
          “哦?”书瑜来了精神。

 

北京人的故事二 财宝二

          书瑜的家是个保留良好的小四合院。书瑜也花了本钱,请了北京城著名的设计师,研究了这条街的历史,拆除了原来的后装修,恢复了近八成老四合院的样子。庭院正中是棵大槐树,当初,书瑜就是看中了这棵树才买的院子,所以先把它保护起来。围着槐树是一圈六边座椅,每边相对都安置一张石桌,一条石凳,天气好时,坐在院子里,和朋友们喝酒品茶,侃大山,偶尔下下棋,听听音乐。

  四合院房子的布局也很标准,当然加进了很多现代化的便利和舒适。坐北朝南的一溜三间正房是书瑜的寝室,中间的堂屋是起居室,东屋是主卧室,西屋改造成了卫生间。东厢房则装修成了厨房,餐厅和书房。南房现在是车库和律师事务所的办公室。为了冬天方便,这三面之间用玻璃走廊相连,这是唯一一处书瑜坚持要的,气得设计师连喊败笔败笔,几乎撂挑子不干。最后折衷,建成暖房,内外广植竹子爬藤遮挡了事。

  西厢房也是一明两暗,书瑜在装修时将堂屋隔成两半,加了卫生间,两暗就建成了两间客房。书瑜就是把大明安置在这西厢房的一间客房里。看大明和自己身高差不多,拣了几套衣服拿出来,正要送过去,一出卧室,看见大明站在起居室里欣赏墙上的几幅字画。

  “吓我一跳,你怎么跟过这边来了?”

  “这轴是黎大师早年的画儿,那时的题跋是规规矩矩的行书,能看出功底。晚年的字写偏了,可惜了那些画。”

  “明哥懂字画?”

  “我出九十万,卖给我吧。”

  “这幅不出售。这是我家传,他是我姥爷。”

  “啊!黎大师的作品是收藏家的至爱,市面上很少见到。你还有其他的作品吗?”

  “你是收藏家?你以这为生?”

  “不知道,不记得。”

  “那你怎么那么肯定付得起九十万?”

  “不知道。”

  “喔,那回屋洗洗睡吧。这是睡衣,明后天换洗的衣服,你先试试,不合适明天再买。抱着。”书瑜说着把大明推了出去。

  “还有,”书瑜指着屋里屋外几个小红灯,“我这都有监控,你进了屋就别出来了。我关灯上警铃了。”

  第二天一早书瑜起来,洗漱完毕,进到餐厅一看,大明已经坐在桌边和小樱聊得正欢。小樱是书瑜用的小时工,每天来做早饭,收拾清理屋子,洗衣服。

  “葛律师,您这位客人会讲我家乡话呐。”

  “明哥,你还会四川绵阳话?”

  “我都羡慕我自己,小樱说我跟她村里大叔似的。我不记得何时何地学到的。”

  “你倒是没有多少京味儿。”

  “我这叫普通话。”

  “小明也喜欢讲普,通,话。”

  “我们这种胡同串子反倒,哎,小明到底干什么工作的?”

  “他原来是朝阳分局的刑侦队长。现在调市里了,挺神秘的,不知道具体干什么。”

  “噢。”

  “你供他读的大学,想起来了?”

  糜大明摇摇头,“我看你客房那套家俱不错,墙上的装饰是同样风格,但是真古董。”

  “看来你是真懂啊。没错,家俱是黄梨木仿明清的广式。我有个朋友在这行,常去南方山里乡下老乡家搜寻老东西。墙上的是床楣,他说是明末清初时期的。生生把人家床拆了,床楣和床分开卖的。看那上面镶的瓷画吗?”

  “这种是典型的广式,比较粗旷。多是用烧瓷镶嵌装饰。苏式的就细腻多了。”

  “这我知道,瓷画只有两块是原装,其他是我按照形状找人补的。做了仿旧处理。”

  “瓷画仿旧,木材,木材,”

  书瑜见他若有所思,试探地问,“又想起了些?你倒腾旧家具的?”

  “我做买卖,不只是买卖。”

  “走吧,去医院,让医生看看你有没有落下毛病!我一兄弟认识天坛医院的刘大夫,他是脑科专家,刚刚约好了。”

  因为堵车,从后海到天坛开了两个小时,一路上,大明接着说起,“古董瓷器碎了破了都可以修复,比如明清的瓷器在民间的很多,大部分人不知道家里藏着宝贝,有的人用大明碗喂鸡,大清瓶当尿壶。”

  “哈哈,你跟我那朋友是同行吧?他那个圈子不大,我问问他认不认识你。”

  “干这行用真名儿?”

  “我不懂,你呢?有个代号?”

  “不记得。”

  “小明说,他说,你在里面呆过两年。”

  “因为什么?”

  “他没来得及讲,你说呢?”

  大明摇摇头,沉默了下来。

  刘医生是个六十多岁胖胖的老头,书瑜大明晚了半个小时,使劲道歉,刘医生也不生气,笑咪咪的让书瑜在外边等着,带大明进了诊室。

  书瑜先给卖床楣的朋友打电话,“你认识一个叫糜大明的吗?四十多,老胡同串子了。瓷器木器都懂,噢,也懂字画。好,你给我打听打听。什么?我要那么多床干嘛。有椅子吗?给我发个照片来。行,行,谢啦。”

  然后给箫宏打,“宏哥,你给我查查这个糜大明出来以后干了什么?小明啊?他一侦缉队长,要是想知道不早就去查了!对呀,他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咱们。对,他挺懂字画的,知道我姥爷的画。噢,还有,他还会讲绵阳话,不知道是不是常跑那边。我现在?在医院呢。行,听你消息。行,记我帐上。”

  过了一个多小时,大明从诊室出来,刘医生又叫书瑜进去。

  “明哥,你在这儿等我。然后咱们开车城里到处转转,没准能唤起你的记忆来。”

  等书瑜出来,四处找不到大明。问了护士,“他叫了出租车,刚走。”

  书瑜赶快追出去,哪里看得到影子!

  “小明,我葛书瑜。昨天扫黄怎么样?没有,没有捞人的意思,我就随便问问。我,我其实,我把你哥给丢了。你?不用,我现在就去找,只是想问你一下,他有可能去哪儿?行啊,随时联系。”

  “宏哥,又找你帮忙了。大明不见了。天坛医院,别开玩笑!就我和医生聊天的功夫,他叫了辆出租。嗯,嗯,再联系。我马上就给李蕾打电话。”

  “蕾姐,我,小葛。帮个忙,有点儿急。你不是有个朋友在市交通监控吗?我一朋友,脑震荡失忆了,刚在天坛医院上了辆出租。是,是个大忙。两万?行。谢啦谢啦。”

  书瑜只好先回家,正要关车库门,一个人影闪过来,“卧槽,吓我他妈一跳。”

  大明笑道,“把你的京音儿给吓出来了?对不住!”

  书瑜还在气头上,“你丫去哪儿了?”

  “我正想问你呢!跟你讲的一样,刘医生也建议我转转,帮助恢复记忆。我想你不得跟他聊一会儿,所以我就想溜达溜达半个钟头,回来找不着你了!以为你把我给扔了。我不记得以前,可记得现在,你叫葛书瑜,住在这儿!”

  “嘿,你还有理了。得,我信你一回。既然你能记得现在,记住,你欠我两万。”

  “为什么?”

  “为找你呀,怕你给拐跑了。”

  “书瑜,你是个好人。”

  “我当然是个好人,这已经超出一个好人的范畴了。你等等。”

  书瑜马上给箫宏和李蕾打电话取消搜寻,还告诉了小明,让他放心。

  “折腾了半天,饿了吧?”

  “也快到饭点儿了,还去悦茗轩吧。”

  箫宏和殷彩虹刚刚到,大明说要先和梅梅喝杯洋酒,彩虹也说要学学,书瑜便和箫宏坐到桌上,“跟嫂子和好了?”

  “没哪。”

  “回去跪搓板了?”

  “去!”

  “到底为什么?”

  “不知道。问她,她让我自己想,这我哪儿想去。”

  “是不是又到每月那几天了?”

  “嗯,可能。”箫宏回头朝酒吧看了看,“我查了一下,糜大明以前是个城南小团伙的成员,偷铜倒卖,判了两年。”

  “啊,原来如此。然后呢?”

  “然后就更神了,咱都知道小明那点儿打架斗殴的黑历史,对吧?这个大明名声更大,咱们小他几年,不知道罢了。哦,彩虹过来了。以后告诉你。”

  “这糜大明挺逗的,比他弟弟活分。”彩虹笑咪咪地和书瑜说,也不理箫宏。“书瑜,我一闺蜜邀请咱们几个周末去玩儿,去密云山里的农家乐,龟姐和大明都答应了。”

  去密云这一路彩虹一定要拉着梅梅坐书瑜的车,俩姑娘挤在后座有说有笑,大明坐在副驾,偶尔插上一两句,书瑜假作专心开车,心里嘀咕这个大明二十多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彩虹的两个闺蜜,一个是她在美容诊所的护士,另一个是麻醉师。箫宏开车和她们前面带路,等到了,彩虹和梅梅都欢呼起来,“天哪!不是农家乐吗?这是别墅啊!”

  “书瑜,大明,”彩虹拉了两个女伴儿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小雨,钟医师,都是大美女。这别墅是钟医师的。”

  钟医师伸过手来,“是我男朋友的,他出差去了,允许我用几天。叫我小钟好了。”

  小雨却扭扭捏捏的握了握手,也不说话。

  小钟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白皙的皮肤,齐肩长发,衣着爽利,书瑜能看出质料很好,她大大方方地招呼大家,“都进来吧,我给你们分配一下房间。这是厨房,别担心,会有人来给我们做农家饭,谁想露一手也欢迎。梅梅,小雨,咱们仨挤在主卧,有张大床。这边是两间客房,葛先生和糜先生一间,小箫和彩虹合住一间,这是浴室,三位男士用吧。女生都用主卧的浴室,好不好?”

  每人把自己的行李安顿好,七个人聚在客厅,小钟指着厨房台上,“咱们去湖边钓鱼去,做饭的阿姨给预备了野餐。然后去泡温泉,晚餐我都订好了。”回头招呼着几个男士,“鱼具都在车库,你们去拿鱼杆儿。小雨,彩虹,你们把野餐篮子搬上车。十分钟出发。”

  箫宏喜欢钓鱼,大明也懂,教着小雨和彩虹怎么上鱼饵。梅梅看见书瑜百无聊赖地坐在边上,笑着过来,“要不咱俩先吃?”

  “我饿了,看看什么农家饭?”

  梅梅打开个篮子,“啊,三明治。”

  书瑜马上没了食欲。

  “还不错,尝尝?”

  “我以为你是个中国胃,所以才海归回来。再说,这种东西,西餐,学得不到家,能好吃?”

  梅梅笑了笑,没有说话,吃了两口也放下了。

  一时两人都无话,梅梅打破沉默,“那个小雨不错,对你挺感兴趣,偷偷问呢。”

  书瑜盯着她看,“你什么意思?”

  “书瑜,你三十多了,不想结婚生子?”

  “向我求婚呢吧?”

  “我认真的!书瑜,我们有不同的人生轨道,你要的,我给不了你。找个好女人,安顿下来吧。”

  “我只要你。”

  梅梅捧起书瑜的脸,“谢谢你,我们做朋友吧。”

  “我们一直是朋友!你要结婚,明天咱们就结。”

  梅梅拍拍书瑜的脸,“我的字典里没有结婚这两字。”

  书瑜甩开她的手,“你要什么?”

  梅梅摇摇头,“我啊,不清楚,但我知道我不应该和你在一起。”

  “原来这是你安排的?殷彩虹也参与了?”

  “没有人安排!你喊什么,鱼都被你吓跑了。”见书瑜黑着个脸,梅梅叹口气,“我不知道你这么认真。你知道你不是唯一的一个,对不对?”

  “唯一的什么?跟你上床的?当然知道!”

  “哦,那就好,我也不是你唯一的吧?”

  “哈哈,你以为呢?”

  书瑜顶着被甩的一肚子气,又没可口的饭菜,到了温泉已经快饿晕了,先叫了一份东坡肉,一扎啤酒,吃饱了,舒服了些,才加入泡温泉的另外六个人。这时真的注意到小雨时不常向他瞥一眼,便不避讳的打量起这个穿着泳装的年轻女孩,身材匀称,皮肤细嫩,笑起来习惯用左手轻轻捂着嘴,右手把垂下来的头发往耳后拢。旁边的彩虹大大咧咧夸张地双手比划着说话,张着嘴,仰头大笑。梅梅则和小钟文静地交谈着。书瑜心一沉,目光又转回到小雨,四目相对,书瑜朝她笑了笑,小雨垂下头,右手又去拢头发。

  箫宏捅了捅他,“你丫怎么了,丢了魂儿?”

  “彩虹没跟你说什么?”

  “还在冷战呢。有什么新闻?”

  “没有,没有。”

  晚饭时,梅梅特意坐在大明身边,离书瑜远远的,中间还隔着小雨。书瑜早些时候加了一餐,也不饿,慢慢喝着茅台,除了每样菜尝一口,一直献殷勤,照顾小雨。

  小雨喝了两口酒,两腮绯红,也放开了很多,有意无意的桌下的脚碰了书瑜几次,桌上的手也越来越近,蹭了几回。

  回到别墅,小钟请书瑜到书房,“彩虹说你是个律师,我有个文件你帮我看看?”说着,递过订在一起的四五页纸。

  “婚前协议?要结婚了?恭喜。”书瑜转头看着书桌上摆着的几幅照片,“这是你要结婚的男朋友?他看上去眼熟啊。”

  “黄永贵。”

  “那个黄永贵,永贵实业的?”

  “嗯。”

  “这两孩子不是,”

  “不是,前妻,前妻们的,一人一个,我将成为第三任。”

  “永贵资产有多少?”

  “几亿,几十亿?不知道。”

  “这个可以查到,不然你没有谈判的底气。”

  “其实我无所谓。既然你提出来了,查一查也行。”

  “我明天打电话找个朋友帮忙。不过她是要收费的。”

  “可以,没问题。”

  “你的律师呢?这是他商议的?”

  “我没有律师,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雇你。”

  “噢,原来如此。黄先生肯定用的大律师事务所了?哪一家?诚信,嘉信,还是达信?”

  “嘉信。”

  “啊,那我不能做你的律师。”

  “为什么?”

  “我和嘉信有合同,代表你就有利益冲突。”

  小钟瞪着一双妙目,微微摇头。

  书瑜心一软,“只要不是谢鹏飞大律师,我,”见小钟开始微微点头,书瑜抿了嘴,沉吟了片刻,“先看看协议书吧。”

  “婚后每月五万零花钱。如果五年内离婚,每年一百万,十年内一百五十万,超过十年以上两百万。”

  “你觉得呢?”

  “很不错的工资协议书。不过要是从黄先生的总资产看,他就太抠门了。”

  “谢律师说,这种婚前协议就是两个目的,第一,做丈夫的不能因为妻子不再年轻漂亮性感而甩了她;第二,避免淘金女,离了就不能平分财产,甚至把老公掏空。”

  “这份协议确实保护了男方,可你想想,每年一百万哪买得起房子?”

  “两百万?”

  “要三百。还有,如果有了孩子,抚养费怎么算?”

  “你的建议呢?”

  “如果有孩子,就是每年四百万。每个孩子每年五十万抚养费,每个孩子两千万成人基金。”

  “这可是涨了好多。”

  “总比半儿劈强啊,再说,这不都是为他的孩子嘛。要想省钱,永贵先生可以去做绝育。”

  小钟笑了起来,露出一排好看的牙齿。

  书瑜忙解释,“我是站在你的立场上说话。”

  “那你同意做我律师了?”

  “呃,我这次算是帮个朋友吧。嘉信的合同是一方面,鹏飞是我的朋友,你可千万别提是我。”

  “我保证不提你。谢谢你,小葛。这是我的电脑,你再帮忙把我们刚才讲的写下来,行吗?”

  “没问题。”

  “我去看看他们,烧壶安神茶,待会儿给你送一杯来。你写完关上电脑就行了,那边有洗手间,两个书架之间是酒吧,你随意好了。”

  小钟出去,轻轻带上门。

  书瑜叹口气,目光移向电脑。起草个法律文件是他的老本行,只不过近几年都是他的秘书小崔代理,手生了。书瑜踏下心来,开始斟字酌句。

  一会儿有敲门声,书瑜知道是小钟来送茶,头也不抬,“请进。”

  一杯茶放在桌上,“谢谢。”抬眼一看,却不是小钟,“小雨!”书瑜下意识地把电脑转了转。

  小雨羞涩地一笑,“钟大夫让我来的,她被彩虹姐缠住了。”

  “噢,好,谢谢你。”

  “跟我客气什么,我顺便用下洗手间,外面那个一直被占用。”

  “在那边。”书瑜指了指,看她进去关了门,才又回过头继续打字。一会儿,听见冲水声,门开了,书瑜回头一看,小雨站在那儿,穿着皇帝的新衣。